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你软弱点没关系,有我保护你.

就包菜了 2019-06-05 08:35:26

1.


2010年,我大学毕业,奔向了向往已久的深圳。


出发前,留在武汉的男朋友小A去火车站送我,他再次试探地问:“你真的要去吗?”像在做最后的挽留。


我坚定的说:“真的去。”


“你知道我不想异地恋。”小A不悦。


“我也不想异地恋,可是,我想出去闯一闯。”我不甘示弱。


小A知道拗不过我,把我拥入怀里:“外面很苦,你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抽空去看你,不想干了就回来,我会一直等你的。”


“恩,我也会常回来看你。”此时,我忍住即将落下眼泪,安慰小A道,毕竟执意要走的人是我。


偌大的火车站,我俩紧紧相拥,和成千上万即将离别的情侣一样。


上了火车,我兴奋地一夜都没有睡着,火车奔驰,看着窗外,想着离梦想中的城市又近了一步,整个人像打了鸡血一样。


火车到达深圳是周一的早上六点,火车站人头攒动、人声鼎沸,就像我那躁动不安被梦想占据的心。


朋友莫离请假来火车站接我,“来到喜欢的城市,感觉怎么样?”莫离问。


“天空很蓝,人很友好,总之,哪哪都好。”我笑的灿烂。


“别急着回答我,一个月之后我再找你要答案。”莫离看着我,像知道我会这么回答一样。


我暂时借住在莫离那里,先找工作,看工作的地方在哪里,再决定和她住一起,还是我自己单独住。


头几日,每天一睁眼就开始拿出电脑投简历,有很多人打电话过来约我面试,莫离要上班,所以我只能一个人去面试。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迷路是常有的事,由于性格内向,不好意思问路,只能看着手机地图找地方,不过很幸运,每次都能找对地方。


工作找的并没有那么顺利,很多公司都因为我没有经验而拒绝了我,我很沮丧,和小A发牢骚,小A没有安慰我,反而责怪我说:“早说让你不去,你偏要去,现在知道没那么容易了吧!”


我恼火:“我打电话是想听你的安慰而不是你的奚落。”


“对不起,小婉,没有顾及到你心情。”


我沉默了,没有说话,挂掉电话。心里攒着一股劲,我一定要找到一份工作,让小A看看。


面试了很多家,终于有一家网络公司要我,职位是网站编辑,地点在龙岗区。


我兴奋地打电话给小A说我找到工作了。


小A在电话那头笑我:“看你嘚瑟的,别工作几天就辞职了。”


听了小A的话,我的兴奋,瞬间降到了最低端。


“不会的,没事我就挂了。”我挂断了电话,一点都不开心。


2.


由于龙岗区和莫离住的地方隔太远,我打算搬出去,我和莫离在网上搜索租房信息,白天上班,晚上去看房,太贵了租不起,也没有便宜的。后来折中选择了一个我勉勉强强能租的起的房子。


房子是个单间,在七楼,没有电梯,二十平米,里面放着一张床和一个书桌,一个独立卫生间,我一个人住足矣。


搬家那天,为了省钱,莫离主动提出帮我搬家,东西有点多,我俩跑了三四趟,才把东西搬完。莫离边爬楼梯边痛苦的抱怨:“下次再也不帮你搬东西了,你再买东西剁手。”我气喘吁吁地跟着附和:“剁手。”


看着新房子,看着大汗淋漓的莫离,我有点激动,准备抱她。


莫离躲到一旁,嫌弃地说:“有汗!”


我俩太累了,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直接坐在脏兮兮的地上,莫离问我:“现在还喜欢这座城市吗?”


“喜欢。”我郑重的回答道。


“希望你能一直喜欢它。”莫离看着我,眼神有些许复杂。


独居之后,一个人不敢睡,就把房间的灯亮着,门窗再三检查,把房间里唯一的桌子挪到门后面抵着门,和小A通完电话才敢安心睡觉。


有天夜里,老有猫叫,像孩子哭泣的声音,我很害怕,打电话给小A,小A迷迷糊糊地说:“快睡吧,上班一天都累了,你要坚强点。”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很生气,就继续打电话给小A,小A烦躁:“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直接挂了电话。


我一个人躲在床角里,不敢睡觉,再想想小A的态度,有些心寒,他一点也不关心我。想着他可能太累了吧,也就原谅了他。


工作很忙,我和莫离联系的不多,虽然和小A联系,但再也不向他发闹骚了,比如我一个人睡觉害怕,比如这里饭菜口味很淡……也不说工作上的事,只是每天简单的问下在干嘛,吃饭没?我把所有遇到的不快都吞进肚子里,学会一个人坚强。


慢慢地,小A回我的速度也不再是秒回,有时候一个小时,有时候半天,有时候甚至是几天才回。


我想,他肯定很忙吧。没有和他发脾气,没有和他胡闹。


再慢慢地,我们一个月基本上都不联系,就像不约而同的分了手一样。我想问他,怕他忙,就不敢打扰。


总之,我和他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一条缝隙,怎么也填补不了。可能这缝隙在我决定来深圳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吧,说到底,还是我错在先。


为了让我们的关系有所缓和,在连续加班一个月后,公司给我们放三天假,我立刻买了回武汉的车票。


下了火车,我才打电话给小A,小A电话里的反应和我想象的一样,被惊到了,不过不是惊喜,是惊吓。


3.


电话里,我听到了一个女生的声音在问:“谁呀?”小A声音有些慌张:“你等我,我来接你。”


我瞬间就明白了,虽然难过,但并没有特别伤心,只想见他最后一面。


其实,早在我要去深圳的时候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早在他说不想异地恋时就准备好了他随时会在这段关系中离开。或许我们默默地疏离在他看来就已经算是放弃了。


小A到火车站的时候,我没认出来,是他先叫的我。


“你长胖了,看来某人把你养的很好。”我看着眼前微胖的小A。


“你别这样。小婉,你很懂事,希望你不要恨我,异地恋本来就坚持不下去,我受不了在我想你的时候你不在身边,想抱你的时候只能打电话,所以……”


“所以你就找了个在身边的女朋友?”我冷笑。


“如果你没去深圳的话,如果你不那么自私的话,我们不会成现在这样。”


看着他心虚的样子,想着以前说会一直等我的话,我有些反胃,愤怒的说道:“我一点都不懂事。”


我拉着行李箱买了回深圳的机票,真后悔见他最后一面给自己添堵,他不仅没有道歉的意思,反而一直责怪我。


回到深圳,我请了三天的假,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反思到深圳来的意义,当初立志要做一个优秀的文案策划,现在还只是公司的一个小跟班,还被男朋友劈腿,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回不去了。当初你要走的时候不就得承担这样的后果吗?


我劝自己,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这样才能更好的忘记。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周后,我删除、拉黑了小A所有的联系方式,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把心都放在工作上。


4.


一年后,因为我工作认真,老板用最直接的方式——涨工资来奖励我。看着上涨的工资,虽然很开心,但是心里有个地方的空缺是怎么也填补不了的。


莫离约我出去吃饭,我一口答应。


见到莫离,我感激涕零:“谢谢你把我这个独居老人拯救出来。”


莫离翻了个白眼:“你不知道主动约我啊!”


“怕你忙嘛!”


“借口!别废话,今天是来干正事的。”


我才发现在莫离不远处站着一个高个子男生,长得清秀,我朝莫离使了个眼色,莫离心领神会地摇摇头。我满脸疑问。


莫离走到男生旁,一本正经的说:“这是坤哥,我们主管。”


“你好......我是小雅。”我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莫离在介绍完后跟在一旁什么话也没说。


饭桌上,浓罩着一股奇怪的氛围,我和莫离用默契和速度结束了这场饭局。坤哥在要了我的联系方式之后就离开了。


“你怎么回事啊?吃个饭还带主管来,还以为是你男朋友呢,弄得这么别扭。这就是你说的正事?”


“我要是有这么个男朋友做梦都会笑醒。这不也是被逼无奈嘛,谁让上次你去我们公司给我送被子的时候被我们主管看到,他就......”


“你还好意思说,把地址填错,害我抱着个大棉被吸引了一众路人的眼光。还有啊,我心不在这上面,让他早点打消念头。”


“真不考虑一下?”


“不考虑。”


“哎呀,我知道啦!不过,反正他的目的也达到了。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帮你跟他说清楚,不过他这个人真的不错诶。”


我瞪了莫离一眼,莫离立刻打住。


不知道莫离是没有说还是没讲清楚,我在上班的路上、回家的路上总能有意无意地遇到坤哥,他总是主动过来打招呼。


我没好气地问:“你们公司好像不在这一片吧!”


“我家在这一片啊。”坤哥不生气,反而笑着回答。


我一时语塞,只好默不作声,他就安静地跟在后面也不打扰。


有一次,我没带伞,站在公司楼下等雨停,看着淅淅沥沥的大雨,我打了个冷战,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雨没有停,想着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就拿起包,挡在头上往外冲,在半路上,我看见坤哥打着伞正着急地朝我这边跑来,他把伞大部分都遮在我这边,故作轻松的说:“没想到下大雨也能遇见你。”


我笑笑,没有说话。我们一路沉默,到我家楼下,准备道谢,看着坤哥淋湿的衣服,我有点过意不去:“要不去我家擦擦再走?”


坤哥笑着说:“虽然很想去,今天还是算了吧,你好好休息。”


坤哥的步伐很急,迅速消失在雨中。


我的心有点动摇了,但理智不允许我这么做,上个男人带来的伤痛你还想再尝试一次吗?我摇摇头,还是算了。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坤哥老是在我身边出现,我也习以为常,对于他的所有邀请我都拒绝,不过他并没有打算放弃。


后来,莫离要离开深圳回老家,我给莫离践行。


凌晨,我俩喝的烂醉,相拥大哭,莫离说:“我爱这个城市,可是我撑不下去了,我还有梦想,但是年龄已经不允许我这么下去了,我已经快28了,每天都被家里人催着相亲,找个男朋友。看看自己现在混的也不好,我只好妥协了。”我看着莫离,哭的更加伤心,不知是因为看到了几年后我也会面临同样的境况还是因为好久没这么放肆的哭了。


去火车站送莫离,坤哥也来了。莫离进站之前,拉着我说:“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也要好好珍惜坤哥,他为你做了那么多。”


“那么多?”看我疑惑不解。


莫离说:“坤哥为了每天能看到你,搬到你家附近,想想我们公司离你那那么远,不喜欢你谁去遭这个罪。知道你经常加班,怕你晚上回家害怕,就常在你经过的路段瞎晃悠,每次都是看你家灯亮了才走。这样的人你还不珍惜?”


“他只是一时兴起吧。”我望着远处站着的坤哥,坤哥见我看他,对我憨笑。


“你好好算算你是什么时候经常见到他的,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坤哥,再见!照顾好小婉。”莫离向远处的坤哥招招手。


看着莫离走进车站,我算了算时间,坤哥好像是前年冬天突然出现在我周围,到现在应该有一年半了。


我走到坤哥面前,看着他,想骂他傻。


谁知道,坤哥竟然脸红了,问我:“你看啥,我脸上有东西?”


“走吧。”我欲言又止。


5.


莫离走后,深圳就剩我一个人,虽然来这个城市已有两三年,交了一些朋友,但孤独感总是伴随左右,我只能忍忍,告诫自己必须撑下去。


因为莫离的离开有些消沉,但很快我已经习惯了没有莫离的日子,也接受了成人世界里的分离。我们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就要不断的接受分离。


一个周末,坤哥约我去公园散步,我答应了。经过一座小桥的时候,我试探地问:“坤哥,你喜欢我什么?”


“说不清楚,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你了,我也不知道喜欢你什么?”


“那就是不喜欢咯,我拒绝了你那么多次,怎么不放弃?”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喜欢的人,错过了,多可惜。”


“那要是这个人不喜欢你呢?”


坤哥想了想,认真的说:“她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对她好就可以了。”


“你对她了解吗?”我小声的问。


“我知道她喜欢吃甜食,热衷一切辣的食物,喜欢一个人发呆,看似很坚强,其实特胆小。”坤哥望着我,疼惜的说:“我知道她很懂事,其实,有时候撒下娇没什么的。”


我眼眶有些湿润:“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强迫莫离告诉我的。”坤哥不好意思的说。


“你这人……”我看着坤哥,又好气又好笑。


坤哥拉起我的手,温柔的对我说:“跟我在一起吧,不要再冷冷的拒我于千里之外。也别再装坚强了,你软弱点没关系,有我保护你。”


我握着坤哥的手说:“坤哥,我要去外地一趟。”


“去哪?”


“湖南。”


“去吧,我会等你的。要是害怕就电话我,我去陪你。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个事。”


“什么?”


“跟我在一起啊!”


“等我回来。”


去湖南需要三个月,说实话,我对这份感情没什么信心,虽然对坤哥有好感,但受过伤的我防备心很强,同时也想看看我不在的这三个月事情会怎么发展,如果他继续等我,我就答应他。


去湖南的出差没几天,在一个烈日炎炎的下午坤哥来到了我住的酒店,满头大汗,整个人憔悴了一大截。


我惊讶:“你怎么来了?”


“担心你,没有你在我不习惯。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


“你是怎么来的?”


“飞机过来的。”


“那工作呢?”


“我向公司休了年假。”


看着坤哥,我眼泪早已忍不住了。从小到大,这是第一个除了我爸会因为想我来找我的男人。


坤哥轻轻拍拍我的肩:“哭吧哭吧,本来想抱你,可是我全身都是汗。”


我钻进坤哥怀里:“我不介意。谢谢你,愿意来找我。”


坤哥在我耳边说:“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过你要想清楚啊,概不退换的。”


我点点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坤哥已经无声无息地占据了我心里空缺的那部分。


跟坤哥在一起后,我才发现真正的爱是不会逼着一个人坚强,它会常常让你在该担心的时候担心,该生气的时候生气,该撒娇的时候撒娇,该示弱的时候示弱,因为你知道,不管你怎么撒泼打滚,那个人永远不会离开你。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