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我在深圳的家和邻居们--《护卫队日记》

饭叨爱 2019-02-10 10:24:34

      我在深圳的家,是一个叫做积木叁的公寓,这个公寓有着奇怪的规矩,比如入住要经过面试,管家感觉不nice的房客,是会被婉拒的,曾经的一任管家,是非常注重颜值的妹子,so,那段时间住进来的房客,都是些俊男靓女,比如我(脸红);还有个规矩叫做必须是未婚,至于为什么,大概是老板有钱任性吧。不可否认的是,我在这里,找到了家的归属感。

        可能有人看到了我封面的这张照片,发在朋友圈里,却不知她们是谁。

        一年以来,我们以邻居的身份,生活在彼此的生活中。直到上个月的一个夜晚,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让我们决定,用文字记录下来这些在未来的岁月,我们会无比怀念的日子。在这个公寓里,发生的事情——《护卫队日记》。

笔者:表姐(作者太多,全文由表姐整理)

旁白篇:

在病床上等待手术万分隐忍的猴子


手术室的大门合上的时候,我心里是有过那么一丝紧张感的,看了一眼手机,下午两点零六分。第一次把一个人送进手术间。

 

因为不知道从珠海出差回深的寺哥几点赶过来,从医院出去办事的Missy会几点回来,虽然是个切割阑尾的小手术,我还是有点担心躺在手术台上的猴子会不会有突发状况、会不会有我应付不来的事。

 

匆匆问了一句医务人员手术时长大概多久,回答说2-3个小时。我在手术室外的等候区看其他病人的家属,是否镇静或是焦灼,有一个可能是母亲的角色在对话器前 “ 请问✘✘的手术怎么还没做完呢?说是三个小时左右就好了! 这一问,更是加剧了我的隐忧,未知总是让人不自觉地忐忑。

 

接近四点的时候,医生开了手术室的门,喊了一声37床家属!,刚到一会儿的寺哥和我应声走过去,医生拿着一个矩形浅口金属容器盛着猴子的阑尾给我们看,又速度地收了回去。病人还要多久出来?十几二十分钟就好了。医生语速非常快,大门合上的也快。人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等电梯的时候,我和寺哥咔咔咔赶紧抢拍了几张照片,发回临时组建的照应猴子的护卫队微信群里,七个人,大家算是安了心。

 刚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的猴子


我是手术当天早上醒来才知道这个消息,从前一天晚上十一点多事发到第二天上午我赶到医院,前前后后忙里忙外的都是醒醒和Missy两个,大写的靠谱朋友。手术后第一天,醒醒提议把这段经历记录下来,自己以身作则地开了个头,还布置了任务说接下来Missy写,Missy写完表姐写,这个表姐"说的是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缘分和没心没肺的Rebecca出门总被说像表姐妹,就干脆将错就错地收了这个"花名"

 

一般来说,我特别喜欢一个人静静呆着,但是自从搬进来积木叁这栋公寓,缘分使然,有意无意间就掺和进了一群人的日常。如果没和这群小伙伴隔三差五一餐饭两顿酒天台放风阳台倾解小房间静坐沉默马路散步狂欢,我应该无比遗憾,虽然大多数时候我也是加班也是静默也是冷眼旁观,毕竟朝夕相处,默默地开始有心理距离的靠近、有无比的认可、有疼爱也有疼惜。

 

临到Missy写这段记录的时候,她提议每个人都来写一写,既符合醒醒说的时间轴顺序、也可以看到不同的视角。Rebecca和土豆糊墙很快地就上交了小作文,Missy说最后交给我来汇总。当天晚上我趁着病房人多,在住院部楼下沿着深南大道走了走,想着该怎么串起来每个人用心码出来的字,就做个旁白吧,纪录片应该有的冷静旁白。

 

我的串词一定不客观,因为我对他们偏心,就是偏心。猴子手术后的第三天晚上,寺哥带着源源来我房间坐了坐,我还跟他回忆了一翻我和每个人第一次见的场景。

 

夏天的某个周末上午的Brunch:我(醒醒)表姐,源源,Rebecca,璇璇,missy(从右至左)

      

醒醒的开场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模样,我带朋友回公寓拿东西,在公区一楼的大门撞见醒醒,不知道她要进去还是出来,我随手抵着门问她 "进去还是出去?""... 别管我别管我,我和朋友走到楼梯拐角处,才知道她是正要补妆准备进公区大厅和小伙伴们玩耍,我只时不时在公寓的沟通群里知道这是个挺闹腾的姑娘。

 

从非正式见面到熟络其实有个小半年,因为我不怎么爱凑热闹,也不怎么去公区活动,还老加班。醒醒在创业前有一段时间赋闲在家,几乎天天张罗大家的晚饭,有一次在我晚上加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因为忘了调音量,听筒的声音大到在我桌边一起讨论事情的同事也听见了" Sheri姐姐!什么时候回公寓吃饭?我做了凉皮,给你留一碗",我的同事惊呼"天呐!好感动!!" 十一点多我回公寓,看到一楼长桌上给我留的一碗凉皮,我还是忍不住拍了照Po在朋友圈,配了一段记录我外公外婆那栋老楼房邻里关系的一段字放在一旁。不想,我那个德高望重的老板破天荒地在动态下留言你哪儿人?"

 

璇璇对醒醒有过一句评价醒妈也是很有意思,把一群人张罗到一起,自己就一边儿玩儿去了,感觉这段友情开始的好被动",醒醒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人类粘合剂。醒醒说她文笔不怎么好需要润色,但是我坚决一字不改,因为这样才生动可观。就算自称文笔不好的醒醒也时不时蹦出一句让我醍醐灌顶的话,比如我们在做推拿的小屋子里她对杀猪一般嚎叫的Rebecca"人生有些苦不就是逆来顺受的嚒。",醒醒的微信名除了"醒醒"二字之外还有半句对我来说提纲挈领的话,合起来"醒醒,别做梦了",我看到其实挺惭愧,以为自己心智成熟其实还不及比我小的姑娘参悟的透,天天意识流地做黄粱梦。醒醒有天在楼下跟我讲她工作以来的职业轨迹,我佩服之余,有点心疼,每次喊我Sheri姐姐我都不太好意思,因为她已经是我心目中飒气历练独当一面的醒总了。

 

————————————————————————————————————————

视角篇 1.

 

时间:

 

人员:醒醒

 

积木叁的台湾小哥——猴子

猴子是今年下半年从英国来到深圳发展的台湾男孩。阳光可爱非常呆萌,夏天总是拿着个小风扇对着自己呼呼的吹。刚来的那几天,大陆的各种APP,(淘宝饿了么大众点评滴滴打车还有.....没给广告费的不写)都是我们教他使用的~~还告诫他如果在交友APP上有美女请你出去喝东西,千万不要去,可能是酒托哦。

 

作为投行狗的猴子,加班加到经常大半个月消失无踪,人影都见不到。所以他和我们日常的相处时间并没有很多。但是大家也都很喜欢这个阳光可爱的台湾小哥~特别是刚来公寓的时候,仿佛是在一个游戏里面,大家都满级了,突然来了一个一级萌新玩家,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和爱护~

 

月黑风高的万圣节,半夜十一点多听到猴子敲了Missy的门,一脸痛苦的拜托智慧与美貌并存(这句给了广告费)的Missy带他去医院看一下。(猴子超贴心,因为知道我们第二天都要上班,missy刚好辞职在家,所以麻烦了Missy)他肚子痛的厉害,去了一趟医院医生给了止疼药就像是吃了假药一样.......越来越疼。于是乎,本着去医院不嫌人多的原则,积木叁的女神,大家的醒妈(我)揣上银行卡,就跑了出去。按照剧情发展,这一定是个曲折离奇的故事。果然!来到医院,我们遭遇了医生冷漠的确诊是急性阑尾炎但没办法给我们安排手术的bug。猴子疼的在一旁还要处理工作。我和Missy忙着联系能做手术的医院。此时已经是深夜12点多,正是百鬼夜行的时刻,我们搀扶着虚弱的很容易被鬼魂们附体的猴子,努力保护着他不被这些磨人的小妖精缠身。找到了一家急诊在二楼的奇葩医院,凭借我的美貌对值班的急诊大夫施展了妖术,在猴子精湛的演技之下,(我偷偷告诉猴子要装作痛的想跳楼的架势)医生终于同意给我们安排住院手术!!!于是missy宝宝快速办理了一切住院手续,我们获得了一个VIP走廊床位.........(大床,通透,临近卫生间,自带音乐呼噜变奏曲)

 

由于断水断食的时间不够长(医生这么说的,我怀疑是他想睡觉)决定先给猴子打针,明天再手术.....于是乎,善良可爱又美丽的missy姐姐决定今晚留在医院的走廊,陪床!此时已经是深夜三点钟,我们回到积木叁取了住院要用的东西~(三点多门口的三角楼牛肉店竟然还在开业,饥肠辘辘的我们想撸碗牛丸河粉竟然。。。没有了。。。)

 

 经过一整晚的奔波折腾,终于迎来了。。。

 

我在医院给猴子和missy在走廊的vip床位前拍的纪念照


旁白篇:

 

醒醒和Missy在我看来都属于能量级偏高的物种,能把事情收拾的服服帖帖,也把周围的朋友收拾的服服帖帖,心细也心大,大脑运转的飞速,做事情有条不紊利落干脆,她们自带的一个性能极高的运维系统让我暗自感叹多少回了。

 

我和Missy第一次见面是去年十一月中下旬出门上班的某一次偶遇,我拖着二十寸的小行李箱出门,Missy问我是不是出差,我说拿点东西去公司而已,我就说起我那个卖极其小众希腊酒的公司,我们一起走过红荔路东行方向的斑马线就各自分道上班了,临走时Missy还不忘说一句"改天一起喝酒啊!",我们时不时在大厅、楼道、出门进门相遇时她倒是常用这句话寒暄"我们改天一起喝酒啊!",我对她最常打的一句招呼就是"好久不见",客套极了。在公寓沟通群里除了醒醒让我印象深刻,就属Missy,留意到她是有天看见她深夜在群里发"每晚加班回来都做关灯侠",开始有点欣赏,因为同龄人里有公德、责任心还重的女生真的不多。后来一起相处多了发现她真的是会提醒路人甲乙丙丁先下后上、不要挤在电梯口妨碍其他人出入的宇宙秩序捍卫者,从来不怕给自己找麻烦。

 

发现Missy心细是真的第一次开始喝酒,约她们一个周日的晚上在我当时那间公司的深夜酒馆"场,MissyRebecca先一起送猫去洗澡再回公寓吃饭,饭后再来我组的局。Missy问我晚上要不要一起吃火锅,说可以吃不辣的,我还纳闷儿也没怎么一起吃过饭这姑娘怎么知道我不吃辣的,原来是圣诞节的公寓活动大家一起吃火锅时我选了不辣的那一边坐,她记得。

 

受到同事影响,我也买了几本红八行的半熟宣线装本,给了一本Missy,她拿来用钢笔抄了一册鬼故事给我们传阅,有一处她喜欢的段落,还拿铅笔做了批注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处情节,两个人谈恋爱就是要一起浪费点时间,我当时躺在沙发上看到批注处忍不住笑出声。

 

我问了几个人同样的问题,如果当晚犯急性阑尾炎的人是你,你会去敲谁的门?Missy果不其然变成了标准答案。往往好玩儿的人不靠谱、靠谱的人太乏味,Missy是能做到诙谐自如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已经不是内心暗自佩服了,早就四处标榜Missy是我偶像。醒醒在文章里给Missy的定语是智慧与美貌并存,真的一点都不为过,静动皆宜,能张牙舞爪地插科打诨也可以冷艳安静地述事推理,寺哥说 Missy何止是你偶像,Missy可是积木之光!

 

————————————————————————————————————————

视角篇 2.

 

时间:02:15

 

人员:Missy

 

猴子的临时床位在住院部走廊的数字大时钟下面,红色的4个数字中间冒号一秒一秒的闪着。为了让猴子好睡一点,醒醒找到走廊的灯关掉了。我和醒妈蹲下来问猴子还痛不痛,皱着眉头只能点头不能说话,止痛药一直没生效,他应该是剧痛到已经有点着急,才开口让

我去帮他问护士,护士只是一直说,药没那么快,再等等。我们只能蹲着拍了几张合照做做猴子的精神止痛药。

 

躺下后吊完第一瓶消炎药,接待入院的护士教我们如何用调速器,提醒我们在吊瓶快打完的时候一定要关死,这瓶打完大概20分钟,下一瓶大的时间会久一点,你们可以回去拿东西。我看见她说完抬眼看了时间,02:15,然后在用药记录版上记下。

 

走廊里没看见坐的地方,醒醒拉过我,走到旁边一张收起来的叠床,我们二人合力把叠床打开,躺下。醒醒倦了,手撑着脑袋面对我侧躺着,楼道里还有其他的家属和病人在休息,她小声说:我家里老人生病的时候,家里人来医院都是忙上忙下的,看病不嫌(帮忙的)人多的。在医院陪护休息就是见缝插针的,你看到哪儿能躺着你就躺着。

 

我点点头,这等换药的间隙我俩比起之前忙着找医院办手续时放松一点了。第二瓶消炎药吊完了,护士一边换大瓶的葡萄糖输液,就一边对我们说可以回去拿东西了。

 

下到一楼才觉得,医院真的好冷,不知道是今天的天气,还是因为很晚了。我和醒醒在医院门口抱着取暖,车来了就一个副驾一个后座立刻钻进车里了。醒醒坐在副驾和我讨论着一会儿要带的东西,她摇上了车窗。夜里车开的飞快,她忽然跟我说,你看外面,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大的月亮。我往前看真的看到黄色的月亮,特别亮特别大,而且低到都要挨到深南大道路边的树顶,我们往西开,一路就看见月亮正好在车窗前,我坐在后面想,我好像从来不知道晚上3点的月亮能这么大。现在回想那个画面特别魔幻,整个人整个晚上因为精神的紧张和经历的奇特,此刻感官都放得特别大。

 

后来回到家醒醒和我一起收拾了能想到的所有的东西。我饿得不行,才想起来晚上没吃晚餐还跑了6公里。我心里想,作为住院陪护的登记表签了监护人的人,明天六七点就要醒,不能饿得不好照顾他,就算胖死我也要吃宵夜!吃完拿好东西穿上厚外套走在新洲路上打车时油然而生了使命感!

 

回到医院了,远远看见数字时钟是03:48。我还没走近到猴子的床位,他听见脚步声就抬起头看着我了,我蹲下来问他痛不痛了,他说好一点了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心里没那么紧绷了。我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时候,他弱弱的跟说湿纸巾的时候我就笑了,后来他擦完脸我递给他保湿面霜的时候,说:来,病人也需要尊严!

 

我躺在和醒醒一起架起的床上,离猴子的床大概一米,我躺下往上抬头就可以看见他吊瓶还剩多少没打完,方便陪护。4点半终于打完第一瓶葡萄糖,换了第二瓶药,问过护士这瓶要打两三个小时。期间医生来过一次,确定明天可以动手术,护士交代了早上6点之后不要再上洗手间,7点医生护士巡房,8点开始做手术前检查,具体手术时间不定,手术前一定可以安排病房床位,不用睡在走廊了。算是安顿好了。

我睡前和猴子再确认他有没有需要,问他要不要上洗手间,他说可以吗?,我已然不敢看他,低着眼睛说当然可以。文明人都脸皮薄,猴子特别贴心,又独立,平时工作特别忙,从不麻烦别人,当晚也是痛得实在不行才来敲我的房门,知道我可能会有时间陪他,完全怕影响别人,求医看诊的路上还说平时自己都消失病了才出现不好意思这类的傻话。上过洗手间,我认真的告诉他有任何的不舒服和想要做的,一定要直接说,不可以自己忍着,他就默默答应。然后给他手机插上充电宝,枕头下放了隔音耳塞,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得浅的时候就抬头看他的药有没有滴完,每次都看见他右手手臂僵着不敢动,左手手臂就放在额头上,身体微微右侧,他也不呻吟,也压根看不见他表情,但觉得整个肢体都在散发痛苦。

 

7点所有的护士和护工都开始工作了,护工阿姨把折叠床收走,给了我一个凳子坐在旁边。每次医生和护士来,我就立刻站起来,巡床医生来了第二次,确定了手术要下午才能做,安排了换床的事情。这个时候止痛药已经退了,猴子又开始痛,他忍着做完了B超心电图和X光的检查,中途很少说话,说出来都是让我去凑热闹看1楼医闹八卦这样的惊呆的话

 

因为没有照顾过病人,担心自己出错,始终保持着紧张,又感同身受的混进了猴子的痛感,这种特别揪心的感觉在sheri赶到医院的那一刻算是真正地分担了一些出去。

 

后来下午和晚上我就换出去办自己的事情了,从微信群里听说猴子进手术室了,听说手术完了,听说公寓的其他小伙伴赶过去了,氛围应该是大家对猴子心疼,严肃紧张中有点活泼。虽然听到有4个陪护人员聊天太开心忘记换药导致血回流到针管么时候,只想想立刻去医院掐死他们但总算是除去病灶,开始恢复了。

 

 每天在医院打卡照顾猴子并见缝插针倒床就睡的missy

————————————————————————————————————————

 

旁白篇:

 

猴子手术后清醒的很快,从手术床换到病床没五分钟,他就抬起左手要说话,第一句话没听清,又说了一遍,我和寺哥才听见两个字说工作,要我们把他电话开机看看有没有工作讯息,我打开问他用的什么邮件,猴子说有7个工作的APP,我真是倒吸一口冷气。帮他处理完两个工作邮件不多久,他的两个同事就来了,一男一女,对我们客气极了,要换我们回去赶紧休息,推让了几次。

 

五点半,我手机的闹钟响了,是提醒猴子上厕所的,于是我和猴子的女同事走出了病房,留给男生们来处理这项常规来说容易但应用到当天的猴子并不简单的大工程。

 

靠在病房外,一个小时过去了,我和猴子的女同事寒暄的没了多余的话题都开始各自滑弄手机,远远地听见一句熟悉的声音喊我 表姐!,尾音托的很长,Rebecca像是撒娇回家的孩子冲我走过来,还有一起下班过来的她若干年的闺蜜土豆糊墙。Rebecca喊我表姐,让不自觉有一种需要照顾她的责任,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当时的公寓管理员Aki公区厨房里跟我说哎呀,你和Rebecca我总是分不清,我问她Rebecca是谁,Aki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没说话,自此,我以为Rebecca是公寓里人尽皆知的大明星。

 

 

第一次见到Rebecca和土豆糊墙其实是在同一天,圣诞节的公寓火锅活动,这群黏巴在一起的小团体在用拍立得照相,我也不知道Rebecca是哪一个,只认得出醒醒和Missy,我就问看上去更有眼缘的土豆糊墙住公寓哪一间,土豆糊墙说是朋友住在这里自己只是今天来吃饭而已,Rebecca就突然蹿到我面前嗔闹地自我介绍起来我叫Rebecca,我恍然大悟地说我知道你!,她反而不好意思地走开了。如果不是后来相处的多,我以为Rebecca是个高冷的女孩子,因为第一次喝酒的时候,她全程几乎没说一句话,大大的眼睛很有灵光,我以为她酒量不济,靠在她当时的男朋友肩上应和Missy的一筐筐段子有节制地笑一笑。

 

Rebecca开始撩我是邀请我一起去她房间吃酱板鸭然后逛山姆,虽然这种奇怪的邀约我平时应该是不会应的,但也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吃酱板鸭这一段,这大概就是人来人往使然吧。

 

我知道五楼有点疯是某天大房东Alex在楼下和我偶遇,说五楼有一群能喝的,我觉得能喝不怎么代表能喝这个本质,而是能玩儿,熟一点之后才知道不光是能玩儿,还特别好玩儿Rebecca让我消除距离感是我五月份回了一趟湖北,有天收到她微信 好几天没看见你,回老家了吗?,我说是,她回了句让我忍俊不禁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我换了工作没多久,Rebecca也想换工作,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去她房间聊天,等下班的璇璇一起喝奶茶,等璇璇和奶茶的间隙,她就跟老熟人一样靠在我身上给我看她爸爸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就像Missy后来说的,Rebecca和醒醒这种,就特别容易走进人的心房

 

说起兴趣和工作,这也是我的硬伤,特别想做做成人之美的事,起码能让别人实现我实现不了的白日梦,于是推荐Rebecca去听我新公司的艺术类留学培训讲座,也就有了后来我拜托同事A引荐她给同事B认识时A出于好心向B介绍Rebecca是我表妹这回事,为了B能对她多一些建议上的诚恳。

 

半年来,这个表妹我倒是见的比亲表妹次数还多,也老有人说我们长的像,也时不时地被说节奏很合拍。上个月我在北京去洛可可咨询他们公司的服务,这个表妹误以为我要离开深圳去北京工作了,我顺势在群里逗她,说了句人来人往,都是日常,其他小伙伴接着这个梗发朋友圈,我后来才知道,这个表妹直接把人来人往,都是日常改成了签名。

 

  已经和医生护士及隔壁床阿姨建立了病患感情的猴子

————————————————————————————————————————

视角篇3.

时间:1800 - 2300

 

人员:Rebecca

 

我跟土豆糊墙是下了班一起过去的,住院部和残破阴森的停车场有一小段距离,下车之后我俩都还有点惊魂未定。土豆踩着高跟鞋在后面大喊医院在哪,她也是个路痴,不过看到我默默打开了高德地图之后马上就特别欣慰的闭了嘴。

 

到病房外了,看见表姐身靠走廊,还有因为出差好几天没见的四哥也踱步出来。四哥的笑脸有点不寻常,果然接着就压低了声音:猴子尿尿呢,进去快俩小时了,尿不出来!

我心想瓦特,手术不是割阑尾么难不成还殃及到肾功能了。可怜的猴子。

 

很快猴子就出来了,面色尴尬。。。这么多人等在他厕所门外,顺利放水还收获了豪门产妇顺利产子一般的喝彩。搀扶着回床躺下的猴子立马开始很冷静的,面带微笑的跟我讲,你知道吗那个止痛药是从后面来的,。。当下就被我打断了,因为这些细枝末节的点滴早就在我们护士群(由我们几个轮班班子组成)同步更新过了。猴子真是挺乐观的一个男子。

 

我们是就着走廊墙壁上挂着的各种器官和手术图吃完外卖的。

 

这娃心思很细,一会儿对我们说诶你们眉毛都好淡,一会儿又说你们衣服好有质感。有时候完全不觉得他身后背负着家里的那么多事儿,他说起话来总是不慌不忙很温柔,还带点儿台湾风味儿的幽默。我们一晚上说话没怎么停,以至于错过了当时要换吊瓶的时间,答应来守夜的热心同事来了却立马发现,场面一度很尴尬,猴子痛苦的忍受着护士把倒吸回滴管的血液挤回去,一边听着我们讪讪的道歉。

 

第一晚就这样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表妹Rebecca在病床前津津有味的听猴子讲他的感情史

旁白篇:

 

在病房看完Rebecca的这一段的时候,我其实特别感动,平实一副大大咧咧不长心的样子,心地还是细腻如丝的,容易感性动情,也难怪她之前说“我们这群人,还都挺像的”。某种方面来说是挺像的,第一次在Missy房间喝酒的时候Missy对着我和醒醒说“你们都是诗和远方的朋友”,我差一点没笑喷出酒来,大概都是感性有余、内心魔幻、现实太羁绊。

 

说和土豆糊墙有眼缘真是不假。做为Rebecca的闺蜜虽然才搬进来公寓一周,之前早就时不时地打过照面了。因为顺手介绍了一个搬家师傅给她,我从北京回深那天她给我推了一个小短文说是聊表谢意,文章叫做《路遇一棵木芙蓉,正值它花团锦簇》,说“写的真好啊,

想读出来的那种好。” 我倒是觉得她搬进来之后真的可以开个读书会,有次听她说因为心悬一本没看完的小说,在工作日回了三次家,见过读书痴迷的,没见过这么痴迷的。推完文章隔了一天她想起来,问我“表姐,我推给你的文章你读了吗?”,我点点头说看了,她怪我 “ 你读完怎么不跟我分享读后感呢?!”,我又忍不住哈哈大笑,我是没见过这么执着的读书人。

 

土豆糊墙Rebecca第二天探视完猴子我们一起回公寓,来我房间坐了坐,也是讲起工作这个具有永恒危机的话题,聊完之后两个人甚是觉得都受了彼此的一些启发,土豆糊墙出我房门准备上五楼时,我说我跟Rebecca都没聊这么多的,她接的倒很实在Rebecca没文化 ”,我在门后听她亢奋地说了句“ 晚安!”,还自带双语效果补了句“ Good Night!”。寺哥说新邻居受欢迎的程度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话可能不假,因为土豆糊墙搬进来之前,我某天回公寓看到她在一楼公区和加菲猫Taco的妈妈在神采飞扬地讨论哈利波特,早就占领了出镜率最高的邻居们的芳心了。


 

视角篇 4.

 

时间:1800 - 2300

 

人员:土豆糊墙

 

 

刚刚住进积木三不到一周,台湾的猴子就生病了。我和男友进门的时候,Missy和醒妈搀着他往外走,猴子脸色苍白,虚弱得走不动。

第二天一早我就听说是猴子阑尾炎住院了,正准备手术。Missy和醒妈一夜都在医院忙前忙后,醒妈医院生存技能超群,但也忙到快早上了才回家。那天晚上我见到了Missy,黑眼圈很重,是一只有黑眼圈的百灵鸟。

当听说时猴子疼得受不了,第一个敲的是Missy的门,他说:你可以带我去医院吗?

Missy说:当然可以!

在病床上,猴子身上沾满了仪器管子,Missy问他:你想上厕所吗?

他说:我可以吗?

Missy把猴子跟她的对话发到群里,她说:猴子好隐忍啊。

做完手术那天大家口头排了一个值班表,早晚三班,大家纷纷说好,四哥从外地出差回来,放完行李就去了医院。

表姐问四哥,你要是得了阑尾炎,你会找谁?

四哥说:“Missy因为Missy是侠女,大家都知道。

后来我听说了,我说:我想找Rebecca,但是我怕她猫丢了。Rebecca隔三差五就丢猫,很不靠谱,这个人在积木三备受歧视。

晚上我和Rebecca去接醒妈和Missy的班, 点了个外卖在走廊吃。表姐对生活细节要求很高,把别的病房的桌子椅子都挪过来摆好,几个人嘻嘻哈哈吃了顿晚餐,笑闹的声音压在嗓子眼,乐得直抽抽。听说醒妈还想把相机带到医院来,她说:这是多么值得纪念的时刻啊。

猴子躺在病床上跟我们聊他的青春,聊男生,聊女生,聊得口干舌燥,忘了自己术后不能喝水,瞪眼看着我们三人喝了一杯奶茶,一晚上没再说一个字。

我们在旁边唾沫横飞,怂恿着他把暧昧的女同事叫来玩,他残留着理智,不为所动。

晚上十一点,猴子的同事来接班,那会儿我们困得睁不开眼,兴高采烈地回家了。

回家路上Missy发来信息说:睡不着想喝酒。四哥说:你下楼。据说半夜两点才回家。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醒妈在群里嚷嚷:好想去医院啊,我们翘班去医院吧!

这不是去看护的,这是去野餐的。新的野餐又开始了。

 

  手术后一两天只能吃流食的猴子抱着M记的鸡翅闻了一天一夜

—————————————————————————————————————————

旁白篇:

手术后第二天晚上,留下寺哥在医院陪护猴子,他还特地请了两天假,虽然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为了和我们玩儿请假还是为了和我们玩儿请假,总之,多了一个可以帮忙、分担的人。寺哥喜欢被称做“晓老师”,但我比较喜欢叫寺哥“垚垚哥哥” ,他的原用名里有一个“垚”字,我不满四岁的小表妹乳名叫“垚垚”,垚垚哥哥和垚垚妹妹给我的对称感让我有种莫名的踏实。

 

在垚垚哥哥之前也有个爱扎进女生堆里一起玩儿的小胡添,感觉这群里的阴阳比例可能会永远这样失调下去。后来胡添小哥哥回了澳洲,在天桥夕照下牵手了我们怂恿他追的女孩子,希望垚垚哥哥也能如愿以偿找到一个心之所向。

 

第一次见寺哥和猴子是在同一天,当时醒醒和源源在公区张罗晚饭,我一进门,没等醒醒向寺哥介绍我,寺哥就很肯定地说是“表姐”,原来是醒醒和源源已经跟寺哥和猴子对着照片一一讲解过了。寺哥摘下戴着的一串儿珠子,拿手里鼓捣开。猴子对寺哥的评价是“ 装备最好的大陆男生”,戴的串儿只是寺哥的装备之一,后来陆续见过他的木质葫芦形鼻烟壶、扳指、溥仪款墨镜、千层底布鞋、香盘和中式盘扣对襟上衣,最后那件衣服,惹得女孩子们也陆陆续续买了类似同款的几种颜色,在Rebecca生日那天人数不齐地拍了张全家福,寺哥很骄傲地把这张照片用做了自己的朋友圈相册封面照,他大概也会遗憾上面缺了醒醒和璇璇等人吧。

 

如果想回溯大家的活动史,寺哥的朋友圈一定是个极好的记录库,发动态的频率大概是每天1-7条,他的素材库是个编年史体裁,按照时间一定找得到当天发生的人、事、段子。和寺哥一起去修理过一次皮带和公文包,我们看着师傅用工具切、凿、掘、拧的认真动作,都不约而同、专注地看进去,看来大家内心都盛着几分匠人情怀,渴望简简单单的纯粹和质朴。

寺哥是这里几天陪护时长最久的人,他不愿意写,虽然视角篇有点不完整,但也无妨,很多事情本就无法看到360度全景,看个广角也足够。我只能装作一个楼上看风景的人给桥上的寺哥打个标签,他老说自己是个“马仔”属性,其实也是兜里揣着几分侠肝义胆。

                       垚垚哥哥某天看护间隙去理了一个胡适之的发型



璇璇篇也是个视角盲区,她老加班。和璇璇在武汉约了一次电影,我们汇合的时候她说“表姐,在异地看见你觉得特别不真实。”,我们看《看不见的客人》,开场前她拉着我自拍,“你准备好跟我说啊,反正我有头发(是说前面的长刘海可以遮住两边的脸颊),怎么拍都美!”,我挺适应她这么坦率的说话方式的,就像她说“我也没有什么三观”一样,自然坦诚的令人发指。可能是璇璇在广告宣传片行业浸泡的缘故,整个观影过程中她一直在赞叹剪辑手法,出了电影院再感叹一遍,然后反观自己的团队,只能望其项背,感慨两句,然后洗完手转个身、生龙活虎地开始下一个话题。我之前问过她看电影的时候会不会沉浸不到剧情中去,因为平实工作后台操作看的太多而产生干扰,她说她每次看电影总是在想“这TMD的烧了多少钱呐”。

我还没和Rebecca外出吃过饭之前就被璇璇警告过,“千万别坐Rebecca旁边,我和楠姐都知道,她一惊一乍地,老打你,都吃不好饭。” 临到某一次吃火锅的时候,我左边是璇璇,右边是Rebecca,才发现她也老实不到哪儿去,一个劲儿地掐我,还会配上一副想万般蹂躏你的表情,消停了,殷勤地给我舀了一块猪脑,问吃不吃,我说吃,她就一直等待着猪脑摊凉后看我下口,问她”你是不是觉得我吃猪脑很违和?” 她皱着当时还没打玻尿酸的鼻子连连点头“ 嗯——”,特别符合她平时一股看似魅邪迷离的第一印象。

第一次见到璇璇是在醒醒房间,我抱着想搞好邻里关系的目的拿着一包希腊卷烟上楼给这群闹腾的姑娘们试一试,源源盘着腿问我“ 是口香糖吗?”,璇璇好像也信以为真,当天的存在感并不强,直到有天我们一起去做推拿,因为我公司正在拍品牌宣传片的缘故,聊起这个话题,我才对她的工作多了一分了解,工作中的人事碰撞感觉也要靠自身进化的三头六臂去抵挡,她自己说完也似乎才意识到“ 感觉自己也真不容易的哈。” 作为不怎么算经历过真正职场文化的我,真的真的很佩服。


猴子手术后第三天,终于不加班了的璇璇和醒醒的源源去医院探视他,这天我没去,也不知道猴子隔壁病床的阿姨及其家属有没有更加好奇这群看不懂人物关系性格迥异的男男女女。这一天猴子终于可以不用吃流食了,也不用在夜里需要陪护了。

这一天的晚上寺哥反而寂寞了,因为这群雀跃的女生们嗨出去蹦迪,我感冒无力要躺在家里休息,于是在沙发上掏出手机开始在备忘录写这段旁白,想起小时候看高尔基的三部曲,有一段描写房客的记录,当时的我对“房客”这个角色并没有什么概念,只是觉得很有意思,直到搬进这个自我十四岁开始算起的租的第十一套房子,我住在三楼看五楼,有一种不远不近的镜头感,每一间房号都有了延伸出来的名词含义和一种感情。之前有一个同事做关于城中村的艺术活动纪事,他们那个聚点叫做“握手302”,我说不远不远,我住301。

我也不知道是Missy 还是寺哥给这个楼中楼借用了“同福客栈”起名“同福公寓”,“同福公寓”和“握手302”本质上一样,都是人来人往的日常,你说不是吗 。

 


                                       猴子出院的当晚,临时护卫队拍了一张全家福

                                   携家眷给大家拜个早年,我们的经典造型

        双十一前夜,我爹地从青岛空运了八种海鲜,我们在积木叁进行了猴                  子出院后的第一次全体聚餐~堪比年夜饭。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