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日推计划丨那年的南山南,我在铁皮房里瑟瑟发抖.

日推癖 2019-07-03 03:49:17




查 看 今 日 日 推


南山南


2014年11月29日坐上了去往深圳的火车。


那是大学里必经的一堂课,实习。

也是人生里逃避不了的一次失恋。


初到深圳,住在地铁2号线终点新秀站,

一个朋友的出租屋内。

经历面试,等待,租房,搬家。

一切似乎刚刚开始,

那一刻的人生充满了干劲儿。


尔后住进了南山区。

那是在桃园与大新地铁站附近的南新旧货市场。

我就住在沿街的楼顶,一个铁皮房。



实习生活其实很简单,要学习,要工作,

所以,物质需求对于我来说也很简单。


那时女朋友在佛山,一切都很好。

我很想努力,将来留在这片潜力巨大的土地上。


所以,白天和她的互动减少了,也是由于工作的缘由。

毕竟,实习生少玩手机和电脑聊天是对领导的尊重。


不久之后,她姐姐说她:怎么跟没有男友一样?

也许只是一句话,

也许是我下班打的电话打扰到她。

也许是有另一个人去找了她。


总之,分手这件事,就像一个爆发。

顷刻间,所有的联系统统消失。


那一夜,我站在六楼的楼顶,身边种满了花草。

却像是站在雪山的山顶,寒风刺骨,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出发去了佛山。

在这个第一次来到的城市,

我走了一天一夜。

其实很蠢,因为她的地址是错的。

那一天一夜,我走了114630步。


终点是走回了火车站的等待区,

坐在那里等了半小时火车,

带着湿透的鞋和一个空荡荡的背包,

回了深圳南山区。


此后两周,四点睡七点起床。

人像是成了机器,不知疲倦。

两周后的一天,晚9点回家的楼下。

只是慢步上了六楼楼顶,却爬着进了屋里。


身体就在一瞬间好像是垮掉了,

什么都没吃,却狂吐不止。


那是很灰暗的日子,但我走过来了。

此后再没勇气这么去爱一个人。


很感谢马頔(dí)的《南山南》,

尽管词只为了表意,

却恰恰住进了我的心里。


如今,我在北京

依旧孤身一人,

但生活可以去体验不同,

去经历更多。


有些想念深圳的铁皮房了,

尽管屋外的雨清晰入耳,

尽管冬日深圳的雨夜很冷,

但周末的晴空,

可以很舒服的晒太阳。


@日推音乐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