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先进人物一:中石油大庆油田中东分公司李新民

阿联酋中国商会 2019-03-25 00:17:41


我于1990年中专毕业后分配到1205钻井队工作。在这个铁人王进喜带过的队伍里我从场地工干起,先后当过技术员副队长党支部书记,2003年成为钢铁1205钻井队的第十八任队长。2010年我是大庆钻探伊拉克哈法亚项目经理。现在是大庆油田中东分公司常务副经理。

        “把井打到国外去”,是铁人老队长的夙愿,是1205钻井人一直追逐的梦想。随着经济迅猛发展,我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国家石油战略安全面临严峻挑战,中国石油队伍大踏步走向海外1205队也有了新的舞台。

        2006年2月19日,我带领1205钻井队部分员工飞赴苏丹。

        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为了出国打井我们做了充分准备。但一到苏丹还是迎头挨了一棒。我们的钻井设备在海运中遭遇了风暴,放在甲板上的设备狼狈不堪,包装箱上结着厚厚的盐渍板房的门,全掉了,电柜里,积着半尺多深的水。

        设备到底坏了没有,坏成啥样。必须马上清关!我们6个人一直吃住在码头,每天都冒着四五十度的高温,仅用6天,就完成了上百部设备500多个部件上千吨钻具的清关。我们只用17天就把102车设备运到了1600公里以外的井场。

        到了井场一安装调试,让我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三台柴油发电机坏了两台。发电机是井队的主要动力,要打井就必须两台同时运转。而这时离开钻日期只剩14天。如果不能按时开钻一个月后雨季就到了,设备就会被泡在沼泽中,一旦这样,七八个月井队都不能搬家一口井都不能打。

        投资方看到我们的情况后认为,我们根本不可能按时开钻,要求我们赶紧撤离。撤离,意味着我们一口井还没打,就卷铺盖走人了,就折在这儿了。这绝对不行。就是再难,也得开钻!

        为了找到能够替换的发电机,在投资方的帮助下,在随后的几天里我们开着皮卡车,在随时都有可能遭遇恐怖袭击的路上跑了几千公里,走遍了当地所有的中国钻井队,终于找到一台正准备大修的同品牌柴油发电机,可是功率不一样,把它们拼在一起发电能行吗?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厂家技术人员打电话,他们说:“理论上可行,但没人这么干过。”我说:“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咱们试试。”在厂家专业人员的指导下我们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把它们拼在一起,保证了按时开钻。

        开钻后,我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借来的那台发电机就持续高温不下。再加上苏丹当地气温四、五十度,整不好发电机就得烧了,真到那个时候事儿可就大了。我把队里十来个人分成四组昼夜不停地给发电机浇水降温。就这样,我们比预期提前了一天打成了第一口井。那一刻,我们十几个男子汉紧紧地抱在一起泪流满面,冲着祖国的方向大声地喊:“老队长,1205队出国打井的梦,我们圆了!”

        征战国际市场和国际大公司同台竞技,我们只有打出高质量的井才能让1205钻井队的旗帜,高扬在异国他乡。

        2007年我们所在区块为了上产,要打水平井。投资方怕有风险不想打,而作业者要把产量尽快提上来想打。首口水平井能不能成功,意义十分重大。

        最初投资方的施工方案是,让我把打水平井必须用的顶驱和大马力柴油发电机借给在这里打井多年、比较有经验的队伍。有水平井不给我们打还要借我们的设备,这绝对不行!铁人队伍一向都是攻坚克难迎难而上,不断创造高指标新纪录的队伍,如果不打这口井再把设备借出去,这就是给铁人队抹黑。首口水平井再难,这个任务我们也得争过来!

        没有金钢钻别揽瓷器活。我们要争打水平井,一是我们的设备好。二是在国内我们就打过定向井打过水平井。我们有技术,有经验。

        为了拿到这口井,我和队上的人员详细制定了施工方案拿给投资方,投资方认为可行,但还是犹豫。我就一次次地找表明态度:水平井我们能打,设备我们操作非常熟练。经过几番努力,最后,投资方终于同意,把井交给我们1205。作业部代表对我说:如果这口井打废了,得有两个人离开苏丹,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你,李新民!

        如何打好这口好不容易到手的井对我们又是一大考验。为此我们梳理出20多条操作要领。开钻后,干部24小时轮流值班,记录分析每一米进尺,管好每一个操作细节。最后,我们仅用28天就打完了这口水平井。这口井投产后每天产量是直井的6倍,被称为“功勋井”。从此,这个区块开始大量打水平井。我们也由此获得打水平井的优先权。最让我骄傲的是我们的工程措施,得到了投资方的认可,成为这里打水平井的标准。

        在接下来5年多的时间里1205钻井队,先后打水平井37口,口口质量全优,创造了苏丹23项钻井纪录,两次获得苏丹政府授予的钻井作业最高荣誉。我们用行动再一次证明,铁人队用在哪儿,都是一块好钢,立在哪儿,都是一面旗帜。

        2010年中石油在伊拉克中了战后第一标,当时我和海外1205钻井队面临一次重大选择,是继续留在苏丹还是转战新战场。

        在苏丹打井,地上地下情况我们都熟悉,可以轻车熟路没有任何风险。到完全陌生的伊拉克打井,我们面临着严重挑战。首先,哈法亚是世界上钻井难度最大的区块之一,地下有高压层,还有大段的盐层石膏层,地下硫化氢含量,是国内撤离警示线的250倍,打井难度特别大。一旦失控就会发生重大工程事故。其次是由于常年战乱地质资料少而不全,虽然美国雪福龙公司80年代在那里打过7口井,但受当时钻井技术和屡次战争的影响许多关键数据缺失。而且最危险的是伊拉克社会动荡宗教矛盾突出、恐怖袭击频发,人身安全随时都面临着威胁。但,环境越危险地下条件越复杂,越是对我们1205队的考验。只有把这样的井打好了,1205队,才不愧是国际高水平的钢铁钻井队。

        常言说万事开头难。到哈法亚油田后由于我们对当地地下情况缺乏了解,第一口井打得并不顺利。一口井打了五个多月,中间发生了三起卡钻事故,还报废了两个井段。第一口井下来,队伍的士气十分低落,我们面临的压力非常大,伊拉克米桑石油公司也认为1205队,打井不行,甚至公开说一流的企业派来了二流的队伍,我们面临着合同解除的危险。解除合同,就意味着1205队的牌子砸了,大庆的红旗倒了,我们怎么回国,怎么见百万中国石油人,我们没这个脸!

        痛定思痛,我们从这口井得到的第一个教训就是,正视自己,与国际竞争对手比我们是新手,按照国际市场的标准我们还有很多差距,可跟头不能白跌,学费不能白交,在哪儿跌倒就要在哪儿爬起来。第二个就是我们通过这口井掌握了哈法亚区块的第一手地质资料,总结了施工中的22条教训和16项责任,梳理出了10个“不适应”和10个“不应该”。

        从第二口井开始我们与投资方紧密配合,对地下的岩层一点点的研究,适时调整泥浆性能严格技术措施,紧盯细微变化。最后,我们只用37天15小时,打完了这口3600米的定向井,刷新了哈法亚的钻井纪录,打了个翻身仗。投资方还专门发来贺信高度评价这口井,对哈法亚油田上产意义重大。现在,这个区块的高指标和新纪录,都是我们1205队创造的,我们虽然不是最早进入哈法亚的队伍,但却是拥有最多钻井订单的队伍。

        这些年出国打井,经常有人问我难不难险不险?说实话,我们进入的国际市场大多是在环境恶劣竞争激烈、局势动荡的地区。特别是在伊拉克,出了机场就要穿上10多斤重的防弹背心,扣上4、5斤重的钢盔,在端着冲锋枪的安保人员的护送下坐上防弹车赶往驻地。要经过7道封锁线的盘查才能进入营地。与其说是营地,不如说是一座戒备森严的堡垒,三米来宽的防护沟,两道铁丝网,还有一道美军军事标准的两米厚防弹墙,营地从高到低布满了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晚上,高塔上探照灯不断旋转扫射在营地的每一个角落。我们只能在两个足球场大小的范围内活动,心理压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在那里,除了打井,最想的就是家里的亲人,想妻子对儿子常说的话,“咱家不过节,春节、中秋节、父亲节、母亲节,啥节咱都不过,啥时候你爸回来,啥时候咱们就是过节!”想回国休班时,每天晚上打盆热水给80多岁的老母亲洗脚,她就会摸着我的头,反复念叼着“外边乱,你要小心啊!”每次想起这两句话,就有一种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愧疚,心里很不得劲。

        当下,石油价格持续低迷石油行业面临着严冬。但我们坚信,寒冬过后,石油行业的春天就会到来。我将始终不渝踏着铁人的脚步,奋战在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征程上,为保障国家石油战略安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奋勇拼搏,开拓前行。

        谢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