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伊犁,永远的故乡!走出新疆的伊犁人

伊犁日报 2019-07-03 20:13:58

不老的伊犁,永远的故乡
本报记者 王志华

冯辉

“行遍千山万水,故乡风景独好。故乡哺育我生长,见证我成长,赋予我生命里最温暖、最浓郁的情感,承载着我最美的滋味和回忆。外面的世界再美,美不过心中魂牵梦绕的故乡……”10月6日,记者采访完从海南回伊探亲的冯辉,回到家后又收到他在微信上发来的这段留言。一个在外打拼30余年、走过世界103个国家的人,对故乡依然如此深情,不能不让人动容。

飞翔的岁月

冯辉出生于伊宁市一个世居的满族家庭,1977年高中毕业的他响应号召,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来到库尔德宁大草原当起了牧羊人。但无论是出于父母的期望还是他自己的理想,都不允许他心甘情愿地去当一辈子的牧羊人。1979年初春,冯辉应召入伍,成为中国军事史上第一批少数民族伞兵。

冯辉记得,那是一个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的初春的早晨,他和战友们满怀着天真的懵懂与好奇的兴奋,告别了茫茫草原,踏上了入伍的征程。从库尔德宁草原到伊宁市坐了一天汽车,从伊宁市到乌鲁木齐市又坐了两天汽车,最后又坐了3天的火车从乌鲁木齐市到达河南省开封市的某空降兵部队,那是他生平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走这么长的路。在期待与兴奋之余,他的耳边更多的是临行前亲人的叮咛:“你要像天山上的雄鹰一样出色,为我们的民族、为草原上的乡亲们争光。”

在冯辉去年出版的《不老的伊犁》这本书中,对曾经那段飞翔的岁月有详尽的叙述,体能训练的艰苦与辛酸、翱翔蓝天的自由与危险、不同民族战友间的真情与友爱被他写得情真意切。在有限的军旅生涯中,冯辉由一个普通的边疆青年成长为一名真正的伞兵,立功、入党、提干,两次考上军队院校,并在大军区、总政及省以上举办的演讲、诗歌及青年风采大赛中取得优异的成绩。

退役从商

1992年,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使中国的改革进入了全新的领域和征程。当时在海南某部的冯辉正准备退役。此时正值海南撤区设省之际,耳闻目睹了很多事,很多人昨天还是普通的社会一员,转眼间就成了腰缠万贯的“大款”。促使冯辉退役从商的就是这样一个人:海南宝平集团负责人郑先平。

“初见郑先平,他骑着辆摩托车,脚上穿着一双南方随处可见的塑料拖鞋,他来租用部队的一处院子,我作为接待人由此认识。一年后郑先平开着桑塔纳轿车来感谢我,两年后,他又换成了皇冠轿车。他的变化深深触动了我,在与郑先平的交往中,我感受到了经商的魅力和诱惑。”冯辉说,他退役后果断加入了宝平集团。

岁月是人生最好的磨刀石,对于真正的强者,它越磨越亮,锋利无比,所向披靡。冯辉加入宝平集团后,在较短时间内熟悉了环境,学习并掌握了一些基本的经商之道,将部队冲锋陷阵、攻城略地的特质运用于企业发展,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为集团开拓了如房地产、金融、交通、医药、旅游等许多新项目。

在商海中浮沉多年,冯辉以其特有的果敢和眼界,首创了中国第一个五星级连锁产权酒店,其身家、名望、地位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然而,冯辉并不满足于财富的积累,他认为,人应该把读书和游历变成改造世界的工具,从游历世界的过程中获得立体全面的知识。从第一次去越南讨债开始,冯辉已游历过五大洲的上百个国家。

“对我而言,游历是获得知识和灵感的机会。我选择的最有价值的投资就是游历,而不是消耗在应酬中。视角越多,生活的可能性越多。丧失游历的心态,人就会退化。一个民族发展的核心是文化,它是长盛不衰的源泉。每个人的经历都应是丰富的,在动中不断看到美的东西,通过眼睛享受、领略世界文明。”冯辉说。

永远的故乡

和冯辉聊天,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他的经历、他的学识、他对人生的看法与追求,都显得与众不同。

“伊犁是我的故乡,我从这里出发,还要回到这里,但我也不是完全回到这里,这里是我充电和吸氧的地方。”冯辉说,他的前半生充满了挑战与传奇,亲身感受到祖国改革开放的壮怀激烈,也享受到它发展的成果。他的后半生则要有更多的思索与整理,对故乡、对伊犁、对曾经发生的故事做一些探索与记述。

55岁的冯辉对今后有3个“10年计划”:第一个10年,他要好好地孝敬父母,为孩子营造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同时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在一个健康的状态。第二个10年,他要放下一切,到世界各地去旅行,走到哪儿住到哪儿,不停地游历。第三个10年,他准备静下心来写作,将他的经历、他的思索、他对世界的认识诉诸笔端,继《不老的伊犁》之后,继续完成他曾经构想的《不老的星球》、《不老的冯辉》系列作品。

也许,有梦的人不会老。在记者眼前冯辉焕发着年轻人的光彩,听他讲述曾经的一切,心弦也不由得会跟随着他的悲喜忧欢而浮动。

探亲在家的这段日子,冯辉寻找着属于伊宁的古老记忆。在南市区,他拍下了很多人文图片,从饮食、穿戴到街巷、民居、手艺,他细细地观察,认真地捕捉,寻访着过去的记忆和有故事的人。这样的寻访不只是为今后的创作积累素材,更多的是他对故乡的一种回归、对伊犁文化的一种探索。冯辉说,如果能为宣传和弘扬伊犁文化做些有益的事,他将不遗余力。
胡尔西丹: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本报记者 汪涓



胡尔西丹(中)


本报开设“走出新疆的伊犁人”栏目后,有读者向记者推荐在北京奋斗的伊犁姑娘胡尔西丹:“咱们这位伊犁姑娘很牛,她是中国·阿拉伯国际交流中心海外项目部部长,自己还在北京创办了一家叫瑞莱克斯的私人定制高端旅行社。”


10月10日,记者联系到刚刚从阿联酋迪拜回到北京的胡尔西丹,听她讲述在异乡打拼的故事。


胡尔西丹出生在伊宁市公园街一巷一个普通的回族家庭。1999年,17岁的胡尔西丹考上了北京外国语大学。在中央民族大学上了两年预科后,2001年进入北京外国语大学读日语专业。2005年毕业后胡尔西丹进入中国旅游业龙头企业中青旅日本部工作,2007年胡尔西丹在工作中接触到日本第二大广告公司博报堂,喜欢广告业的胡尔西丹跳到了世界500强日本博报堂广告公司。一年后又去了世界500强企业日本日立中国有限公司总部,担任人事部主管。


2010年,胡尔西丹打算出国深造,可是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她犹豫了。当时她问公司最信赖的同事韩姐:“如果继续工作3年会怎么样?”韩姐的回复是:“你现在的上司就是你3年后的样子”。胡尔西丹的上司是经理职位,月薪丰厚,每天按部就班地生活,日子过得毫无悬念。胡尔西丹似乎已经看到了3年后的自己,最终还是前往日本帝国国立大学北海道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2013年,她回国创业,开起了一家私人定制高端旅游公司。


听胡尔西丹讲述自己的人生历程,似乎一切都是顺风顺水,没有对生活的不满抱怨。然而细细回顾,你会发现,并不是老天爷给予了她格外的眷顾,而是胡尔西丹坚毅努力、乐观善良的品性让她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今天。


谈起自己的性格形成,胡尔西丹认为奶奶对自己的一生影响深远。


胡尔西丹的奶奶是一个坚强的女人,独自带大了胡尔西丹的爸爸和叔叔。奶奶曾上过女子学校,对孩子的教育非常重视。胡尔西丹5岁时,奶奶就手把手地教她写字、读书。这个家庭的教育方式是爱护和鼓励孩子,而不是用打骂孩子来解决问题。奶奶虽然娇惯胡尔西丹及其弟妹,但也教给了3个孙子、孙女应有的家教涵养,鼓励胡尔西丹和弟弟、妹妹好好学习,只有学习才能走向更宽广的世界。


奶奶是一个善良的人,胡尔西丹从没有从奶奶嘴里听到“孩子你要善良”之类的话语,但是奶奶不时会带流浪乞讨人员回来给人家做饭,走的时候还给他们带上干粮。这些都被家里的3个孩子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胡尔西丹工作后,也时常参与一些慈善活动。后来她还号召身边的朋友,建立了“感恩慈善全球群”,让全世界有爱心的朋友一起做慈善。


小女孩法图麦因为满身恶性黑痣病从小就面临着要做植皮手术,这个家境不富裕的小姑娘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做了6次手术。家里再没有钱支付孩子的第七次手术费了。胡尔西丹得知后,号召朋友为法图麦募捐,帮她凑够了两次的手术费,并带孩子及其家人在北京旅游。


伊犁发生洪灾、乌鲁木齐的烧伤孩子、癌症老人都是胡尔西丹关注、帮助的对象。“慈善不是有钱人的专利,慈善也不在于你捐了多少,而在于你是否愿意伸出双手,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胡尔西丹对记者说。


谈起自己的创业经历,胡尔西丹告诉记者,从北海道大学毕业回国后,她曾陷入纠结,不知该到日企工作还是自己创业。在妹妹的帮助下,胡尔西丹找到了一位两姊妹都认识的好朋友,一个口碑很好的企业家愿意给胡尔西丹投资。


2013年,胡尔西丹创办的北京瑞莱克斯国际旅行社正式开业,专注私人定制旅行。所谓私人定制旅行,就是根据客户的意愿,为客户量身定制行程,提供完全管家式服务,让旅客随心所欲,品味当地最私密的美味佳肴,入住最奢华甚至只有会员才可以入住的特色酒店,为企业用户提供量身定制的会议及考察项目服务。


开业初期,旅行社接不到单子,一直处于亏本状态。胡尔西丹觉得很对不起给自己投资的朋友,想办法四处找融资渠道,但仍举步维艰。最后,胡尔西丹干脆把法人变成自己,自己背上了所有债务。


“我从小到大没有欠过别人的钱。每天早晨一睁眼我就会想起我还欠着债呢。”胡尔西丹谈到创业初期的心情时说,那段艰难的日子,各种压力、无法形容的复杂心情,胡尔西丹对谁也没有说过。压力就是动力,没有退路,只能坚持下去。


那时,胡尔西丹的脑子里每天都在思考:到底什么是“高端旅游”?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高端旅游市场?结合在日本为日本团队服务时的细节、在日本考日本领队证时老师教过的内容,以及在日本高端旅游公司的工作经验,胡尔西丹决定做公务机旅游行程,并与各大公务机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互相配合,共用资源。


中国公务机原本只有国家领导人以及一些跨国公司老板才能乘坐,而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千万富翁已经超过一百多万人,他们有经济能力,更有可支配的自由时间,而公司服务的对象就是这些在金字塔尖上的客户。胡尔西丹把力量放在公务机旅游的宣传上,把广告打在了国内首家公务机杂志上、网站、微信等各种媒介平台,向顾客灌输高端旅游的理念。 


不久后,公司终于接到了一笔公务机旅游订单——一位80后企业家携家人与合伙人赴日本旅游,他们选择目前最流行、安全及硬件设施最好的湾流550公务机作为此次的座驾。胡尔西丹从北京飞到上海,从他们到达机场起,开始了对VIP公务机旅游的高端服务。客户一行对服务非常满意,并成为公司会员客户。


这个订单为胡尔西丹带来了转机,高端旅游得到认可。从2014年夏天开始,中国很多客户对迪拜及中东旅游市场的需求越来越多,胡尔西丹便前往迪拜考察,发现那里很美、很奢华,很适合做高端旅游。当年11月,她与迪拜某皇家旅行社达成共识,胡尔西丹帮他们开拓中国市场,形成战略合作关系。胡尔西丹还与迪拜多家奢华酒店及地接资源、政府机构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


“迪拜市场我已经掌握好了,所以专门在那边安排了工作人员,接待我们从中国派过去的VIP团。我回国主要专注做中阿国际交流中心的工作,进一步打开海外市场。”胡尔西丹介绍。中阿国际交流中心是一位朋友创立的,胡尔西丹担任其海外项目部部长。这一民间机构的主要宗旨是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把中国的企业介绍出去,把阿拉伯国家的企业引进来,帮助双方互利共赢。


目前,胡尔西丹的家人都在伊犁,而她不时会回家看看。去过那么多的国家,胡尔西丹认为伊犁的旅游资源完全可以和国外媲美,而伊犁发展旅游业一定会更好。最近,胡尔西丹多次回到故乡,考察伊犁的旅游资源,策划旅游线路,她计划为家乡做一些入境旅游资源方面的对接,还会通过目前的资源,将一些对伊犁旅游业发展有帮助的500强企业、项目、投资者带到伊犁来,希望能在旅游资源开发方面为家乡出力。

胡云青:独闯深圳十二年
本报记者 张庆华


胡云青


上世纪80年代,她随父母从伊犁迁回山西老家,上大学攻读法律专业,毕业后又被分配到矿区最远的一个派出法庭当书记员,不安于现状的她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毅然决定南下独闯深圳,寻找自己的一片天空。她,就是现在深圳小有名气的广东楚晴律师事务所律师胡云青。


9月12日,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胡云青,她说最近几天在微信圈里与伊犁的同学聊得很开心,多年没音讯的同学都能在微信圈里联系到。虽然大家近30年没见面了,但彼此心里仍珍藏着上学时的那份纯真友情。


“很激动,又很感动。伊犁是我的故乡,无论走到哪儿,都不会忘记那段美好的记忆和同学们的友情。”胡云青说,在同学们的热情相邀下,她打算今年回伊犁一趟,看看同学们,看看家乡的变化。


上世纪80年代末,胡云青随提前退休的父亲和家人一起回了山西老家。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了矿区最远的一个派出法庭,当了一名书记员。地处偏远的矿山,涉及的都是一些夫妻离婚、邻居吵架的案件。可能是不满足这样的工作氛围,也可能是认识到再这样年复一年下去的结果,又可能是婚变的缘故,胡云青决定南下深圳。


2003年3月,胡云青来到深圳,当时正好爆发“非典”,与绝大多数南下的人们一样,要找份谋生的工作是第一件大事,她直奔深圳市笋岗人才市场。


一天过去了,两天、三天过去了,工作还是没有着落,正当胡云青失望之际,机会来了:第四天,她找到一份工作,在一家港资电子企业做法律顾问,每月工资4000元。


在这家单调又没有多少法律事务的企业,胡云青每天几乎无所事事,只有对着电脑发呆。这样的日子仅仅过了半个月,她的心情就烦躁了起来。这时,她打听到有位资深律师招助理,待遇是包吃住,没底薪,根据案件的情况有极少的提成。


“辞去在别人眼里还算不错的工作,离开经营了近10年的家,抛家舍子南下,难道仅仅是为了温饱吗?”胡云青问自己。


但胡云青很清楚,自己并不只是想找一个安稳的工作,还想在自己热爱的律师行业有所发展,让家人有更好的生活,让儿子有更好的未来。做大律师的助理,至少可以先让自己进入律师行业,所以胡云青没多考虑,决定选择这个富有挑战的岗位。


因为是当助理,所以那位资深律师在哪个区接案子多,胡云青就会搬到哪个区住。而这期间,“非典”疫情越来越严重。


在那段非常的日子,胡云青在不断地搬家,10个月里搬了13次家。当时街上所有人都戴着口罩,没事情尽量不出门,而她则是戴着口罩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怀揣一个不灭的梦想,不停地收拾行李、搬家。


“有几次,白天把行李放在新搬进的家,转身就出去办事了,晚上回来却找不到自己住在哪个小区。”胡云青说,有一次,她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住处,就沿着小路来来回回兜圈,竟引起小区保安的注意,几番盘问之后,才把她领到家。


这样的日子过了10个月,那位资深律师移民去了美国。而在随后的一次开庭中,胡云青出色的表现得到了对庭一个律师事务所主任的欣赏,这位主任热情邀请她以合伙人的身份去他们的律师事务所执业。


就这样,胡云青有了一间自己的办公室,开始独立执业。这一年,是2004年初春。


虽然变成了合伙人,看起来最苦的日子已经过去,但闲下来时,胡云青还是不敢有一丝懈怠,她开始在黄页上做广告,利用网络进行宣传。那时的生活,仿佛就是两件事:办案子,找案子。


为了工作方便,胡云青在单位附近筒子楼里租了一间单身宿舍,这成为她买房之前,住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每天,听到楼道里小孩子们嬉闹声,看见家长接送孩子上学,她都会想起自己的儿子。为了能早日和家人团聚,她开始办户口,孩子随迁,又在年底用当时全部的存款付了首付,在深圳买了一套40平方米的房子。


“有房了,有户口了,儿子可以入学了,一切都看起来顺理成章。奔走办着每一个手续,盖好每一个公章,心情都很飞扬。”胡云青说,虽然房子小,但住着爸妈和儿子,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即使天天打地铺,也睡得又香又踏实。


回首在深圳这12年的日子,胡云青说,踏踏实实地办好每一个案子,珍惜每一次机会,还不断得到贵人的帮助,让自己一步步走向成功。“只要你辛辛苦苦地付出,生活总会给你一个个惊喜。”


“在深圳的这12年,我还有个习惯,凡是西北的当事人,我都收极少的律师费。”胡云青说,之所以这样做,一是见到西北人有种亲切感,另外就是西北地区收入低,如果按深圳的价格,这些人难以支付昂贵的律师费。


2014年,胡云青成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自己开的一家公司经营也渐入佳境,儿子在俄罗斯留学已第二年了。今年,她又搬进了自己的别墅。


胡云青说,虽然离开伊犁近30年了,但她一直没有忘记故乡,希望有机会能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做一点实事。



稿源伊犁日报 图片均由被采访提供

本期编辑╱宋伟

觉得不错,请点赞!↓↓↓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