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再见,深圳

逗逼B不逗 2019-03-03 12:58:13

题图:叶开的手机 摄于广东深圳



小兰说这首歌很应景,强烈建议我在推送的时候加上。这首歌是许巍2013年广州演唱会现场版,我很喜欢中间的大合唱。


“朴树没火,许巍没火,我要火啦”


听完这首歌,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大概也看完了。新的一天开始,加油!


1

望着身后大大小小的打包箱,我知道这次玩大了。


两年前的3月29号,拖着行李从赣州来深圳,租了西乡城中村的单房,单房带独卫,一住就是两年整。


两年前是身无分文的来,今天走的时候也是身无分文的走。对这座城市一点挂念都没有,每天进进出出的人太多了,不差我。


断舍离这样的事情,经历的太多,习以为常。


蛋花儿是至今待过的时间最长的公司,也是一次刻骨铭心并且还蛮有趣的创业经历(对蛋花儿网这家公司有兴趣的朋友,请点击文章我和蛋幕的故事)。


公司宣布解散的那天,我已经离开了这个团队。


后来几个老同事喝酒的时候,孙皓跟我讲,其实一年前就已经预料到蛋花儿今天的命运,只不过没想到它的生命周期会如此之短。


方向不对,路子不对,它就会死。


喝酒说过的话不知道算不算真言,看得出,他对这家公司倾注的精力与付出的时间比任何人都多。


Nigo和英俊去了Faceu;

技术大牛江新建选择了教育机构带团队,据说年薪不菲,但我很关心他结婚没;

滕飞兜兜转转从体制出来又回到了体制内;

刘娅回河南找了份工作;

林遭遇最终还是去了北京,撸猫画画与长辫儿,才是艺术家该有的范儿;

剩下李凯源、吴佳林、吴桂荣和蔡翔,我想还在为了“Hello Word”而鞠躬尽瘁;

看陈晓宇的朋友圈,应该还在追各种地下音乐。


另一个蛋花儿主角——孙皓,回河南做自己的事情。


2

这次辞职,我是跟着他干了。


朋友们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会从小尾巴离开,实际上这也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


直到现在,我对小尾巴都有感情。是它带我认识了宠物行业的苟且事,也是它教会了如何更科学地与宠物相处。比起复杂的人类,跟猫啊狗啊打交道会轻松很多。


在我做决定准备前往河南的时候,手上虽有三家公司,不错的岗位和薪水,确实也让我犹豫再三。


去河南,意味着新的城市,新的环境和新的人。转了两年又回到原点,你能想象这种失落感。


别人都是想尽办法往城市里搬,我看起来更像是一只落荒而逃的“失败者”,把“混得不咋地”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有得选择是好事情,最怕的事情就是没得选。


3

临别前,我,老陈和小吴三个吃了个饭,算是践行。聊来聊去都绕不开即将搬去河南生活和工作的话题。冒出这个想法到实施这个决定,我好像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从蛋花儿出来之后,我在传统公司又待了小半年时间,我想对这家公司有什么印象,除了龟速电梯和广为诟病夏天不开空调外,想不出还有什么值得留恋。


细心的朋友可能会知道,我好像对蛋花儿一直都有千丝万缕的某种关系。在蛋花儿解散的时候,我也辞了,跟着老同事去了趟西南自驾游


对一个刚出社会的“傻逼”来说,蛋花儿给我的东西远比在学校学的东西要更多。


两年前在学校的时候,给自己规划过宏伟蓝图,毕业了就去大城市打工,大城市什么都好。大三的那段实习经历,更是巩固了我对深圳这座城市的喜爱。干净、整洁和井然有序,尤其是当你站在腾讯大厦打开QQ空间发定位说说的时候,那种心情只有年少才懂。


美术馆、展览馆、歌剧院,大大小小的演唱会,遍地的科技公司,便利的基础施舍和互联资讯,特别是深圳的那句口号“来了就是深圳人”,一度让我产生迷幻错觉:这座城市就是为我量身定制,我就应该属于这里。


两年了,说出来不怕你们笑,除了攒下一堆“满三十减五块”的电影票,没去听过一个音乐剧和现场歌剧;借书证再也找不着放在哪里;美术鉴赏和网红展?不存在的;科技巨头里的BAT跟你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我能熟练地在这三家公司的软件里潇洒来回切换。


4

在深圳待了两年,总归有很多舍不得。


搬家才是最痛苦,作为金牛座的我,这也舍不得扔,那也舍不得扔,结果别人以为品质生活上去了,实际上家里到处都是“垃圾”,照片上给你们看到的,永远是我“拍照一分钟,收拾两小时”归置出来的照骗。


沾沾自喜地在朋友圈炫耀,这是我在深圳的家。


说到“家”,这两天房东带了几波人来看房,我也领着介绍了一下,一个个都是抱怨房间太小、没有空调,不能养花种草。说实话,我在这里住了两年了,丝毫没有半点怨言。


房子是自己租的,生活是自己选的,没什么好抱怨。



在这里住了两年,楼上楼下的住客换了好几拨,最舍不得居然是我的房东——视我如孩子般对待,关心备至。想了一个星期才敢跟她说要退房,10月份的房租已经交完,她说这个月只住了半个月,还给优惠了三百块。


再回想这两年多对我的照顾,也是历历在目。


每次做了好吃的东西都喊我下来吃,其中有几次在公司加班,打电话跟我讲等我回来吃;家里的冰箱似乎是为我准备的,每次去的时候都让我喝这吃那;我甚至想过,假如某天我死在我的房间,房东一定是第一个知道的,因为她总是隔山差五就敲门问你在不在家。


昨晚上12点多,房东没睡,跑我家里,我请她进来坐了一会儿,她像个老奶奶似得嘱托嘱托我:到了北方注意身体,保持联系,没事可以跟我打电话......


她一点都不像房东,更像是自己家里的某位老人,每月按时给生活费,虽然她并不稀罕我的这点房租。


5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这不是鼓吹“逃离北上广深”系列文,我没那本事和影响力。说句不好听的,那些整天策划“逃离北上广深”的营销号,他们多数的注册地都是在北京和深圳。


大城市终归还是具有某种魔力,吸引着一波又一波的年青者。


于我而言,只不过是换个城市生活,仅此而已。况且我还不知道是否习惯北方生活,是否习惯另一个城市的生活,没准比在深圳还惨,也不一定。


我好像只是喜欢北方的美食。


换个城市工作,也没什么很麻烦。我就做到了。


6

当你看到这篇推送时,我已经到河南了,从深圳寄过来的“家”也已经悉数到了。这两天都在忙着收拾。担心和挂念的亲朋好友,给你们报个平安。


房子是孙皓找好的,比在深圳整整大了四五倍,两室两厅一厨一卫还带阳台,一个人住简直不要太爽,多了很多不习惯等着去适应。


东西收拾收拾,房间归置归置,看起来也挺像一个家的嘛。每天回到家,看着自己亲手支起来的物品,心情也会舒坦很多。


这两天连着吃了很多不敢吃的东西,羊眼、羊屁股还有羊脑子,更见识了河南人的酒量,喝酒都是自己提着十多斤去。一个南方人谈酒桌文化,未免有点花拳绣腿,我也正在慢慢学会喝酒。


对于深圳这座城市,总归还是有很多怀念。最让我感动的是,在我还在高铁上的时候,房东就打电话问我到哪里、到了没有,顿时觉得这两年在深圳也没白混呀,起码遇到了一个好房东。


会再见,深圳。



推荐阅读:

我和蛋幕的故事

压不死的小强,租不起的四平房

从宝安西乡到福田通仙岭,每天花费13块钱两个小时




互动时刻



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你找到归属感了吗

房奴卡奴,

数码产品爱好者。

所有的美食勾了芡都好吃。



苹果用户赞赏请走这边

请一定备注你的名字,谢谢


【逗逼B不逗】征文:如果你的文字有趣、有料并且略带逗逼味道,欢迎投稿至wanhuiming520@gmail.com(暂时无偿)。一经采用,作者又可以偷懒了。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