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华为去东莞原因:任正非喜欢三条腿的椅子

通信观察 2019-04-13 16:07:54

[明知道]是围绕廿四史最后一部《明史》,进行讲解和分析的连载性公众号。尽量做到每日一更。文章结束附录“每日讲史心得”。本公众号文章均为原创。关注本号,并回复年月日(例如2016011820160225等),可根据日期按序阅读文章。【看后分享噢,谢谢您。】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只写过一篇行业稿件,还被无耻的人篡改利用了(文章末尾我会简单描述,点名谴责)。但这几天,通信业热传的《别让华为跑了》,让已经很少写稿的我,有了重新动笔的欲望。

简单来说,《别让华为跑了》的文章标题和去年新华社《瞭望智库》的文章《别让李嘉诚跑了》取的是同一个套路。而内容,则是说深圳龙岗过去对华为服务的不好,尤其是在房地产领域对华为的利用,使得华为向东莞倾斜,后续的很多文章均是这个思路,具体我就不评论了。(这里算是内置广告,欢迎大家下载“瞭望智库”App。因为我曾经也算新华社瞭望智库的联合创始人,产品和技术负责人。党国资产,我只是有个名誉上的头衔。

以我对华为的了解,我反而更倾向于从华为内部找原因:对于任正非领导下的这家高科技公司而言,有奇葩性的思维和动作,才是正常的;如果单纯以任总反感房地产,或者以东莞和龙岗的房价来比较,就是正常的思维,而正常思维,在华为就是反常思维了。

(突然想起,早年间,有个2B博士入职不久,就洋洋洒洒给任总了万言书,大谈公司管理和改造,任总回复称,相关部门调查下,如果该员工有病,还是建议送医院,如果没病,就辞退了吧——这就是反常思维的人碰到了更牛逼的反常思维的人后,产生的效果。)

华为坂田基地总部,不输于全球任何大公司,无论是新华社的记者,还是英国《金融时报》的主笔,在见识了如此美好的总部后,都会不由自主地写出合适的软文来,来褒奖华为和任正非的透明、坦诚、开放,和积极向上(具体请自行搜索)。

然而,华为的历史,让我这个和华为亲近的外部人深知:任总能够驱动华为17万人努力奔跑,靠的绝不是让员工,或者说华为人满意,而恰恰是让华为人不舒服、难受。当人舒服了,就会想要躺下休息,只有不舒服,才会坐着不如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也正因如此,当日子好过时,任总会提笔写《华为的冬天》;当发展严峻时,任总会写《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太平洋》。解读华为的那本书《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中,提到了任正非的一个观点很重要:猪养得太肥了,连哼哼声都没了。当时说的是华为拒绝上市,是这个原因,但本质上,这就是任总驱动企业的核心调整依据之一。

我前几天和华为一个海外员工在微信上聊天,用我自己的观点鼓励他:华为需要狼而不是猪,所以要在华为生存下去,即便是一只猪,也得首先学会伪装成狼,而后就是要努力奔跑,要不就会被别的狼发现,或者被吃掉,或者被抛弃,而当努力奔跑到一定时候,你会发现,身为猪的你也有了像狼一样的速度,和进攻能力,而你也就变成了一头真正的狼,哪怕你进去的时候,只是一头13级的猪。(他现在是20级的狼了,呵呵。)

话说,东莞五星级洗浴酒店都关了门,都成健康文明精神城市了,房价又比深圳低下几成,华为还为何要搬家去东莞,有钱会不会怕没处花?请记住任总对华为全体人的要求是什么:高层使命感、中层危机感、基层饥饿感。

而对于有使命感的华为高层来说,总部在坂田还是在松山湖,甚至是哪怕微山湖(好像游击队的地方?)都不重要的。对于任何大公司的高层,总部就是临时歇脚和以及开会的地方,飞机上才是家的感觉。

所以,前往松山湖看天鹅,是中层乃至基层才会面对的问题。对于华为人来说,快速上升通道无外乎两个:1.在总部呆过;2.在海外轮过。

海外轮岗自然是不舒服的,我们不要听任总的宣扬,说那些去了非洲的人舒服的不想回来了,只是因为利益关系而放弃回来而已。在非洲能挣八十万一年生活的奢侈,其实也想回来,但回来了之后补助没有了,落后地区补贴没有了,物价还贵了,两害相较取其轻,还是在非洲听黑人说不太懂的英语算了。

那么现在剩下的问题,最明显要解决的,就是总部的人了。

华为是什么企业?想像一下:当17万匹狼在广漠的荒野上奔跑,遇神杀神见佛杀佛,即便前面是雪峰峻岭,也能给踏成平川,身为头狼是何等的一个“爽”字能形容?!现在,坂田那么美,深圳那么好,香港那么近,收入那么高,人都舒服了,一部分的狼就会懈怠了,不解决问题,头狼就会很不舒服了。

让人不舒服,停不下脚步,是驱动华为前行的核心竞争力,在这一点上,我个人极不认同柳总的“让元庆成为企业的主人,他就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奋斗”的观点(让一个人成为主人,更多容易导致的结果是,已经成为主人的CEO把其他可能成为主人的兄弟干掉)。

这就是为何华为在接班人问题上,出现了奇葩的轮值CEO这个创举:兄弟仨无论谁做轮值CEO,都不敢对对方太狠,你搞我,半年后我就会搞你;同样,谁也不敢太松,太松无能,半年后我轮值了就来坐实你的无能。

轮值CEO不能安定,那么下面就更加不能安定了。

比如今年的巴展上,余承东说要激励团队,手机业务该独立,要上市。这也算是倒逼公司的尝试,结果轮值CEO郭平就对外说,“华为一千年不上市”。赤裸裸来打脸;媒体问到任正非那里,任总就打个哈哈,来一句“一千年有点夸张了,五十年不上市还是能控制的”,这就是为了让余总不舒服,驱动这么玩命努力的他,继续往前奔跑。

华为内部人都说,胡厚崑对人比较狠,对下面人不留情面,犯错不给机会。但反过来,下面的人也看到了,胡总对自己比对他人狠十倍,他苛求完美,但自己则事事力求完美。那么下面的人,除了不爽,内心哪里敢有什么不服?但让你不爽已经达到目的了,够驱动你往前跑了,不爽就是不舒服。

如今,当总部已经容易舒服了,在深圳也安家了,甚至两套房三套房了,按部就班打官腔,朝九晚六享生活了,怎么改变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连锅端,从坂田打包去东莞松山湖,给你一片湖光山色好风光,但是就是不让你回家安享好生活。


任总最终还是通过一层向下一层的压力传递,让每个人的屁股地下,都坐着一个三条腿的椅子:不给椅子坐,人得不到喘息,有才华的就会离开华为;但如果椅子坐实在了,很舒服了,再让他跑起来,不情愿的情绪就很大。所以只有给三条腿的椅子最好,让你坐又坐不踏实,让你起身往前跑的时候,你就不会那么不情愿。

所以最终,所谓的东莞和深圳之争,乃至龙岗提出的“服务华为、现在就办”,在我看来,都是扯淡,任正非要的是在员工屁股下,继续放着三条腿的椅子,你们能办得到吗?当然不行,既然你们办不到,那么就企业自己办了这事儿吧。

这就如同电视上的节目:两个创业者站到台上吹牛,谁吹的更漂亮,投资人选谁,但这只是假象,本质原因还是投资人想选谁,就选谁。

所以现在的各种文章,在我看都是搞错了应该关注的对象:华为及其总裁任正非,才是真正拥有选择权的那个人,写个危言耸听的标题,说什么别让谁跑了,可笑至极,华为怎么个奔跑法,你看得懂吗?


点名谴责

上一次写了一篇关于华为手机的稿件(2015年11月底),结果被无耻之徒盗用修改成为黑华为的稿件,发到多个平台上,我不敢说这是谁家公司的枪手,但这个无耻之徒以前很多稿件都是发的那个够快才畅快手机的马屁稿。这厮可能不知道,我调查记者的出身。我很容易地找到了这个人的手机号,并提供给了华为,以证实写黑稿的人不是我。这个无耻之徒在各个平台上注册使用的名字是:孙卫。手机号码是:15882299286。有种你就站出来,畅快你全家!

截图如下:




欢迎关注公众号“明知道”,听赵云主要扯历史,偶尔谈行业。

二维码如下:



赵云写于2016年5月26日

[明知道]已入驻:百度百家、腾讯媒体开放平台、凤凰新闻媒体开放平台、今日头条等平台。“明知道”(微信公众号为“dogoknow”)。

请帮忙点击右上角“分享”,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或者朋友群,让更多人关注[明知道]。



看“明知道”,方知道“明”
欢迎“关注”,欢迎“分享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