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大庆油田计帅:“非典型”修井工成长路线图

大庆油田 2019-03-24 07:13:15



修井工样本3

姓名:计帅

年龄:25岁

工作时间:2年

毕业院校:西南石油大学

专业:石油工程

爱好:理财、旅游、台球

老家:河南驻马店市沁阳县



计帅身材瘦削,一眼看去,很难把他与修井工这一职业联系在一起。


这几天,计帅的心情颇不平静。


国庆前,大学毕业一起来到大庆油田井下作业公司并一直与他住一起的105队修井工刘俊递交了辞职报告。


这天晚上,计帅和刘俊吃了一顿“散伙饭”,俩人喝了10瓶啤酒,说了一堆掏心窝子的话。


“将来谁混好了就去找谁抱大腿!”微醺的计帅和刘俊,抬起涨红的脸,给彼此斟上满满的一杯,半开玩笑地许下诺言,一饮而尽。


抱大腿是句玩笑话。四年同窗,刘俊很了解计帅:“他在上学时就喜欢自己闯荡,每年假期都会出来游历。对未来发展有自己的规划,踏实能干,一旦选择了便会执着下去,在大庆他不干出个名堂是绝不会放弃的。”


是的,计帅不会离开,因为他规划的职业之路刚刚开始。


这是25岁的计帅在大庆油田井下作业公司修井一大队107队的第二个年头。


这一年,好兄弟辞职回了四川。


这一年,他在大庆买房扎了根。


“这里跟自己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2014年秋天,西南石油学院石油工程专业毕业的计帅和同学刘俊一起应聘来到大庆油田。


受在石油行业工作的舅舅的影响,计帅很早就把石油行业划为未来职业的唯一选项。2010年,油价高企,石油公司风光无两,计帅以高出录取分数线4分的成绩被紧俏的石油工程专业录取,现在回想起来,他都心有余悸:“太险了!”但是谁也没料到,四年之后低油价突袭,石油院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一夜变天。最终拿到大庆油田offer的计帅觉得自己很幸运,也很知足。


儿子要去大庆,父亲计长岳却吊起了心。“大庆那么远,又那么冷,实在不行回家再找嘛!”电话里,父亲几乎在央求。


我国最大的油田、世人皆知的文化名片、广阔的发展平台……这一切深深地吸引了计帅,他最终说服了父亲,扛着行李登上了北上的火车。


走出农村,到大城市过上新生活,这个念头是计帅从小种在心里的一颗种子。


外出闯荡的生活信条或许源自家庭的影响。


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老家,计长岳两口子曾以种烟草为生,2006年他们把家里的8亩4分地以每亩60元的价格外租,辗转来到北京打工。



计帅的父母在北京做着看停车场的工作,4岁的弟弟也在北京读幼儿园,一家四口难得聚在一起合个影。


留下来,扎下去,是计帅第一次踏上大庆这片热土时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没想到大庆这么大!道路这样宽,楼房也这么气派。” 仿佛幼年时心里那颗种子瞬间发了芽,扎了根。


一切都很新鲜。利用闲暇时间,计帅把大庆的街头巷尾转了个遍,对这座石油人眼中图腾般存在的油城充满了好奇和热爱,“这里跟自己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跟想象中不一样的除了这座城市,还有即将从事的工作。


虽然是石油工程专业出身,但计帅之前对修井工工作了解并不具象。当真正来到修井现场,抡起管钳的时候,计帅完全蒙了。


 “我之前以为走技术路线,会成为一名工程师,或是一个工程监理,是指导别人怎么干活儿的,现在发现自己成了干体力活儿的人。”


日复一日,在与各种铁器大家伙的亲密接触中,他慢慢也释然了,“就算是技术员也需要实际操作呀!” 



计帅在现场做施工准备,固定方蹲。


“在对的时间里遇到一群对的人”


1.7米的个子、58公斤的体重、长得白白净净的计帅,往皮肤黝黑、魁梧健硕的修井工队伍里一站绝对是个打眼儿的“另类”。


这副略显薄弱的身板要扛住传说中又苦又累的修井工工作,并在各种技能比赛中屡次得奖,着实让人有些跌破眼镜。


在对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是爱情里最完美的模式。在“非典型”修井工计帅看来,自己这种“形不符实”,也是缘于自己“在对的时间里遇到了一群对的人”。


全国闻名的“修井铁军”107队,就是计帅眼中那群“对的人”。


107队不仅业务能力扎实,荣誉无数,而且队伍半军事化管理,作风过硬。它不仅是油田唯一一支专业应急抢险队,还是修井人才的“摇篮”。


在这样的队伍里,计帅的改变连自己都惊讶——追求先进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不想放弃任何追求进步的机会。“我都被我们队长同化了,他是我最崇拜的人!” 


蒋德山,107队队长,队里的灵魂人物。40出头的蒋德山,已经干了20年的修井工,是集团公司劳动模范、大庆油田功勋员工,因为多次参与应急抢险,被称为勇闯“火山口”的救火队长。这位皮肤黝黑、声音洪亮、目光如炬的大庆汉子带起队伍来有着《亮剑》中李云龙的影子。 


计帅把蒋德山作为自己的偶像,一直努力成为那样的人。


有了偶像的激励,计帅像上了劲的发条,根本停不下来。他不仅活跃在井下公司各种比赛中,屡次捧回奖杯,而且一有空就跑去队部找活儿干,无论是组织种树、输血还是大队搞卫生,他都忙得津津有味,乐在其中。


刘俊常揶揄计帅:“太正,太上进了,有时都受不了你。”


“小计十分刻苦好学,技术基础很扎实。”计帅的刻苦好学给107队书记臧顶柱留下了深刻印象,成为新入职大学生快速成才的典型代表。


计帅还常常庆幸,自己一毕业就赶上了“对的时候”。


2014年,大庆油田将107队选为修井自动化设备的专业化试点,修井工苦累脏险的工作状态成为历史。



自动化设备在107队试点应用,使修井工苦累脏险的工作状态成为历史。


“过去我们修井队搬家到新井,20多吨的设备都要人拉肩扛,常用钻具都有300多斤重,那时劳动强度特别大,我上的头一个夜班,站着就睡着了。”忆当年,蒋德山感慨万千,“现在有了自动化设备,劳动强度降下来了,施工安全也更有保障了。”


2015年,计长岳到大庆看儿子,当他来到干净整洁的修井现场时,不由惊呼:“你们这也太干净了!”儿子的工作环境颠覆了他对修井工职业的想象。


“好好干!”临走时,计长岳拍拍儿子肩膀,撂下了三个字。


自动化设备应用带来的效益和效率立竿见影。不仅员工劳动强度降低了7成,而且修井周期也从半个月减到一星期;107队由36人减至28人;专业化试点运行两年,共施工105口井,效率提高7.6%,每年节约成本137万元。


不仅解放了双手,还成全了胃口。2014年开始,井下公司开始实行配餐制,食材由作业大队驻地处理成半成品,每天送到各小队,由厨师按照菜单烹制。从此,许多修井工吃上了新鲜热乎的饭菜,肠胃问题也少了很多。



修井111队围在一起吃饭。厨师会根据队员的口味对菜单做出调整,争取一周内每天都不重样。


虽然遭受低油价重创,但大庆油田力争把对一线员工收入和保障的影响降至最低——每年发放红工服共五套(其中单衣3套,棉袄2套),工鞋4双,损耗量最大的手套每上一个班发一副,再加上毛巾、肥皂、洗发水、沐浴露、卫生纸等劳保用品,修井工人正常工作生活已足矣。


 “现在日子都不好过,但与其他岗位相比,修井工收入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在油田工人中还算是比较高的。”计帅依然知足。



修井大队驻地还配备了宿舍、浴室和洗衣房。两台洗衣机和一台烘干机,每个工作日承担着给两个修井小队洗衣服的任务。


正是由于工作条件和劳动保障的持续改善,让计帅这样的“非典型”修井工人得以大展拳脚,并且“幸福感”不断提升。


他坚信,自己这样的“非典型”修井工会变得越来越“典型”。


“我要用10到12年的时间成为大队长”


计帅是个理财达人。手机里安装了广发证券易淘金、中国银行、大智慧、京东金融、银天下贵金属、广发手机证券、支付宝、广东金顺然贵金属手机交易系统等十来个理财应用,用于日常投资理财。


但他很少打开这些APP看看盈亏情况,他的投资理念是认准了便长线持有。


 “长线持有”也是计帅人生价值投资的法宝。


“今年争取成为见习技术员,明年成为正式的技术员,用10到12年的时间成为作业大队的大队长。”计帅的规划清晰明了,坚信自己的长线投资定会飘红。


吴江,计帅的师傅,107队的技术员,是计帅每天接触时间最久的人,俩人亦师亦友。“好学、上进、有前途。”两年的师带徒,吴江对计帅期望颇高。


职业规划书写好了,生活画卷也在徐徐展开。2015年,经朋友介绍,一个大庆姑娘拨动了计帅的心弦,成为他的初恋。


但很快,爱情被现实击得粉碎。“没房、没车、家在外地”三大标签一贴,计帅成了姑娘母亲眼中“最不合适的选择。”


母亲阻拦、亲戚反对,几番折腾,最后姑娘动摇了,计帅也累了,一年之后,这段感情无疾而终。


 “我要买房,买学区房!” 婚姻的现实,彻底激起了计帅要买房扎根的念头。


先上网查大庆最好的学校,然后再圈定学区房,通过一番用心比较,计帅敲定了离修井队驻地1个多小时车程的科技园小区。这是大庆最好的高中之一——三十六中的学区房,紧邻大庆师范学院。千斤难买芳邻,业主素质和小区氛围是他最满意的。“而且学区房也是一种投资。”计帅的“小算盘”打得很清楚。


为省中介费,计帅天天下了班去小区里蹲点转悠,拨打卖房人贴在窗户上的电话,逛了一个月左右,还真误打误撞地遇到了合适的房子。


计长岳非常支持儿子的决定,资助了15万的首付,只希望计帅“别苦着自己”。


添置基本的家电之后,7月份,计帅搬进了他在大庆的新家,现在每个月还着2000月供的他,心里更加踏实,对这座离老家2000多公里之外的北国油城又多了一份归属感。



搬进新房后,计帅的一个大学校友搬过来和他一起同住,让小家不冷清。休息时,计帅喜欢在家里做点家务,感受忙碌的温馨。


学区房一步到位了,接下来,父母的催婚电话又成了计帅的一桩心事……


国庆前,计帅给已经回到成都的刘俊打了个电话,哥俩在电话中聊了很多。挂了电话,计帅沉默了很久。


“其实,修井工发展好的也就是当小队的队长副队长,再往上走可能就很困难了,虽然我有学历的优势,但现在我和普通工人一样……”计帅顿了顿,似乎又在给自己打气:“我只能坚持下去,努力争取机会!”


十月的大庆已涂满浓浓的深秋色彩。一大早,科技园小区,几个孩童叽叽喳喳地嬉笑追逐,阳光照在他们脸上,仿佛童话般温馨。



计帅所在的科技园小区虽然有些年头,但在计帅眼中,这是很有投资潜力的学区房,更是他未来幸福的港湾。


计帅被眼前景象吸引住,仿佛穿越了几年,看到了自己未来的生活。


愣了几分钟,他回过神,急匆匆地赶向班车。他要坐一个多小时班车到驻地,然后换上工服坐小队的车赶往井场,开始一天的忙碌。旦之夕之,奔波往复。


“也许我明年买了车,会比现在好一些。”计帅望着车窗外日渐拥堵的街道,对自己说。(文中刘俊为化名)



编辑 | 范钰姗

来源 | 中国石油报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