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龙应台:《如果有坟》

书僮客尘 2019-05-09 02:42:01


如果您喜欢音频内容,请点击上方蓝色“书僮客尘”关注

        

                          ( 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上面音频收听

       一直很喜欢龙应台的文章,清明,读一篇龙应台的《如果有坟》。

       据说,孔夫子为了便于寻找自己母亲的墓穴,便做了坟头,这样便与其他人不同,祭奠的时候也不会出错。于是民众纷纷效法,便有了今日坟茔。坟里面住着一个安息的孤独的灵魂,坟外面是另一个寄居尘世的孤独的灵魂,不同的亲情、爱情、友情,或者其他关系,牵系着他们。人来到世上,也许就是为了寻找那个他思念的人,或者留给他人思念。人们对待生死的态度不同,或许坟,是对思念的一个提示。

              

                        如果有坟

                           文:龙应台

       从台北飞香港两小时,从香港机场搭七人座到深圳湾口岸四十五分钟;离开香港海关,进入深圳海关,搭车到深圳北站一小时;转高铁,两个半小时后抵达衡阳站,再搭车四十五分钟到达衡东县一个山路口。沿着一路白檵花爬坡十分钟,终于到了墓前。

    

       在墓地坐了许久,柏树芬芳,草叶摇曳,燃着的香飘着青色的烟,地下的父亲不知是否缥缈有感,但是在青烟依风缭绕里,我突然之间明白了安德烈那句话的深意——“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坟,我和飞力普就有理由以后每年依旧来台湾?我们和台湾的连结就不会断掉?”


                              生死课

      ……跟安德烈说一个好友的故事。好友很爱他母亲,母亲死后,他就把骨灰长年放在一个美丽的盒子里,摆在书房。每次搬家就先搬盒子。有一次半夜里来了小偷,早上醒来,盒子不见了。

     

       “你要不要把我的骨灰也放在你书房,摆书架上?”我问安德烈。

    

        我们在缅甸茵莱湖畔一个旅店里,两张古典大床,罩着白色纱帐,外面雨落个不停,我们在各自的帐内,好像国王在享受城堡。他趴在床上看电子书。

     

        安德烈头也不抬,说,“不要。”

    

          “那……”我假作沈吟,然后说,“这样吧,骨灰分两盒,你一盒,飞力普一盒。你是老大,拿大盒的。”

    

          他说,“不要。还是做个坟吧。”

 

          “要坟干什么?”我说,“浪费地球。”


          “有个坟,我们才可以收文青观光客的钱,谁要来看作家的墓,收门票。”


         我不理他,继续跟他分析:洒海上,不一定要到海中央,搭船多麻烦,或许到无人的海滨岩石即可;埋树下,选一种会开香花的树,花瓣像白色蝴蝶一样的花;也可以“草葬”,就是埋入一片什么都没有、只有绿油油的草地里,让草覆盖……


       这时他放下了书,隔着纱帐,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坟,我和飞力普就有理由以后每年依旧来台湾?我们和台湾的连结就不会断掉?”


——摘自《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