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龙应台:如果有坟

一饮一啄Video 2019-04-14 12:47:35

湘江支流洣水


如  果  有  坟


文:龙应台


从台北飞香港两小时,从香港机场搭七人座到深圳湾口岸四十五分钟;离开香港海关,进入深圳海关,搭车到深圳北站一小时;转高铁,两个半小时后抵达衡阳站,再搭车四十五分钟到达衡东县一个山路口。沿着一路白檵花爬坡十分钟,终于到了墓前。


在墓地坐了许久,柏树芬芳,草叶摇曳,燃着的香飘着青色的烟,地下的父亲不知是否缥缈有感,但是在青烟依风缭绕里,我突然之间明白了安德烈那句话的深意——“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坟,我和飞力普就有理由以后每年依旧来台湾?我们和台湾的连结就不会断掉?”



生死课


……跟安德烈说一个好友的故事。好友很爱他母亲,母亲死后,他就把骨灰长年放在一个美丽的盒子里,摆在书房。每次搬家就先搬盒子。有一次半夜里来了小偷,早上醒来,盒子不见了。


“你要不要把我的骨灰也放在你书房,摆书架上?”我问安德烈。


我们在缅甸茵莱湖畔一个旅店里,两张古典大床,罩着白色纱帐,外面雨落个不停,我们在各自的帐内,好像国王在享受城堡。他趴在床上看电子书。


安德烈头也不抬,说,“不要。”


“那……”我假作沈吟,然后说,“这样吧,骨灰分两盒,你一盒,飞力普一盒。你是老大,拿大盒的。”


他说,“不要。还是做个坟吧。”


“要坟干什么?”我说,“浪费地球。”


“有个坟,我们才可以收文青观光客的钱,谁要来看作家的墓,收门票。”


我不理他,继续跟他分析:洒海上,不一定要到海中央,搭船多麻烦,或许到无人的海滨岩石即可;埋树下,选一种会开香花的树,花瓣像白色蝴蝶一样的花;也可以“草葬”,就是埋入一片什么都没有、只有绿油油的草地里,让草覆盖……


这时他放下了书,隔着纱帐,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坟,我和飞力普就有理由以后每年依旧来台湾?我们和台湾的连结就不会断掉?”

——摘自《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

一书·《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


美君,我突然想起爸爸。往往就在我马上要上台接受质询,正在神经绷得快断掉的时候,老爸来电话,用那种春日何迟迟、莺飞草正长的慢悠悠湖南腔调说,“女儿啊,你好吗……”


我抓狂了。对着手机像暴龙喷火,“没空。”切断电话。


知道安德烈工作忙碌的程度,我感觉愧疚,同时心中一惊:美君,曾几何时,我自己已经走到那个“春日何迟迟”的老爸位置了?这人生的时光复印机是怎么回事?你以为把原件放进去,吐出来的是个无所谓的复本,哪知道在这个“无法转身、不许回头”的机器里,时光键入之后,吐出来的复本竟然每一份都是原件,按键的你直接走入了原件,躺下来和那一代一代逝去者的生命面貌重迭在一起。原件惊悚通知:你曾经怎么对待,如今就怎么被对待。




针对文章内容的交流及提问

可发邮件至askmeanything@126.com

购书:请戳阅读原文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龙应台」,搜索「twlongyingtai」即可关注。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