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传奇见证+视频】《宣教的中国》作者林和城弟兄坐轮椅深圳分享感人见证:生命的转变 从黑道到主门徒

基督时报 2019-04-11 14:28:10


1月10日晚,林和成弟兄在深圳男人团契献唱、分享见证。(图:深圳男人团契)

1月10日晚,林和成弟兄在深圳男人团契献唱、分享见证。(图:深圳男人团契)

1月10日晚,林和成弟兄在深圳男人团契献唱、分享见证。(图:深圳男人团契)

1月10日晚,林和成弟兄在深圳男人团契献唱、分享见证。(图:深圳男人团契)


有一种爱像那夏虫永长鸣
春蚕吐丝吐不尽
有一个声音催促我要勇敢前行
圣灵在前引导我的心
迈开步伐向耶路撒冷
风霜雨雪意志更坚定
我要传扬,传扬主圣名
誓要得胜在神的国度里
我带着使命向前走
要唤醒沉睡的中国
纵然流血的时候
我也永远不回头
我带着异象向前走
要看到宣教的中国
将福音传遍世界每个角落”

这首赞美诗在凡是有华人教会在的地方都一样脍炙人口,它唱出同时激烈了更多华人普世宣教的心志。然而,比起诗歌的脍炙人口,它背后的作者却不是那么多知道,他就是台湾的林和成弟兄。

1月10日,深圳男人团契邀请了林和成弟兄分享见证。当天,坐着轮椅的林弟兄朴实得讲起自己的经历。事实上,经历过各种人生的酸甜苦辣、高潮与低谷,今天林弟兄能够重新站在台上回顾上帝对他的带领,就是上帝恩典的彰显。

(2015-09-06林和成生命見證詩歌分享)



因为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在这首诗歌逐渐传唱于普世华人教会的一段时间,那2、3年也是林和城弟兄人生最低谷的一段时间,虽然已经从黑社会中出来成为基督徒,年轻时他曾混迹黑社会打打杀杀,信耶稣给他带来彻底的改变,而且上帝还使不会看五线谱的他写了30余首赞美诗。但他仍旧身处谷底、人生有许多创伤和心痛,也不肯承认自己是这首歌和另外一首《相约在主里》是他的作品。他怨恨自己本是健康人,只是因为劝自己的结拜弟兄不要再喝酒,却被人从高楼推下成为下肢终身瘫痪的受害者;他也怨恨自己就要成就的姻缘被女方家长拆散,于是再一次远离神的爱,醉生梦死。

那是他人生又一次的谷底,以至于再次过上仿佛浪子一样的生活,那个时候的他因为心里没有依靠,苦闷到常常喝酒,从有钱喝到没钱喝,最终落到无奈到黄昏市场捡菜吃的境地。因此,当有南美的牧师来台寻访《宣教的中国》作者时,他实在羞于承认。

但上帝的爱总是让我们看到即使我们一无所有、沦为浪子,仍旧不离不弃。林弟兄再次回到教会,弟兄姐妹的爱始终伴随着他,靠着耶稣基督的爱、圣灵的能力,他从自己的心结中走出出来。当和造成他双腿残废的凶手再一次见面时,本来他可以得到240万的赔偿,林和成说:“如果是没有信仰前,他很有可能把这个凶手碎尸万段,但是因着主的爱,他为伤残他双腿的人祷告。”他说自己用240万买到了饶恕,再用价值不止240万的生命过着美丽的人生。

后来林和成在教会也找到了现在的妻子菊美姊妹,两个人过着蒙神喜悦的生活,林和成说:“菊美,每天为我换尿袋,我的太太为我牺牲的太多了。”菊美姐妹说:“我的牺牲不为别的,只希望我的丈夫更爱主。”

现在的林和林脸色红润,讲见证时候也中气十足,很有活力。最关键的是,他重新看到上帝的呼召,被派遣到世界各地的华人教会宣召,以诗歌并见证方式布道。过去几年来,他曾在香港、中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台湾各教会、学校、监狱、医院、公司、老人院、孤儿院作见证布道,并关怀鼓励失意的人。

林和成的经历让人看到,他所创作的诗歌《宣教的中国》不仅是圣灵的见证,他的人生也是圣灵做出来的一首诗歌。

附:以下是根据
林和成曾经的见证视频及其详细文字见证资料:

我出生在台东的一个乡下,妈妈在妓女院上班,生下我以后,不知道父亲是谁,没有办法抚养我。后来我被在台东开西药房,家庭富有的养父母收养,受到奶奶的宠爱,养尊处优,混迹江湖称兄道弟,打架斗殴喝酒闹事。他成了家中、学校、邻里间的小霸王,小时干些抽烟、打架、逃课等小恶,大了是动刀动枪兼开四家赌场。读书开始,跟人打架,成了家常便饭,国中在省立中学读了半年就被学校退学了。后来去了台北,由于学历太低,找不到好的工作,只能到搬家公司去当搬运工。在那里认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还跟其中最要好的一位结为拜把兄弟。

由于某次打架时的英勇表现,跟拜把兄弟被某赌场的负责人看上,请去当保镖,一进去就是三年,慢慢的被潜移默化习惯了那些龌龊的语言和日夜颠倒的生活方式。后来想离开都很难。但神是给人机会的神。台湾的男人都要去当兵,我抽签抽到海军三年,于是我就去高雄当兵了。退伍第二年,有一天,撞见未婚妻被大舅子打,他上前和大舅子打了一架;第二天,就是一九九0年十一月二日清晨,他在阳台上浇花时,因被出生入死的结拜兄弟从楼上推下,脊髓骨完全断裂。送进三军总医院,手术后,医生判定胸椎第十、十一节完全性损伤(完全断裂),下半身终身瘫痪。

住院三个月后,未婚妻竟在西洋情人节前夕、也是那一年的除夕,于到医院探望他的途中车祸身亡。“我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又没办法跳楼。”林和成说,他就用拳头不停地捶打墙壁,白色的墙壁、腥红的鲜血,连护士都不敢踏进他的病房。从此以后,这双在田径及排球场上赢得数十面奖牌。海军服役时担任旗兵掌中队旗,拿到中队三千公尺长跑冠军及海军舰艇排球冠军的脚宣告残废……。

这样可以行走的年日仅止于廿五岁,风中残烛——带着尿袋,一台轮椅,一双不能动的腿,一颗破碎的心,开始人生的下半场,不知要推到何时,推向何方......

到振兴复健(大陆叫康复)中心做复健,练举重、学习穿裤子、穿肢架拄拐杖、大小便处理、轮椅→床上及轮椅→马桶移位训练,一切行动必须完全靠双手的力量来完成。康复回来以后,我不知道要去哪里,茫茫人海,我不知道能做什么?我的朋友就把我送去一家安养院。安养院里面全是老人,七八十岁甚至上百岁的。有一天,我躺在床上,走进来两个老人,他们就跪在我的床边口里念念有词。我一看到他们这样,我心里想,老人家会跪两种人,一种是已经去世的,一种是即将离开人世的。想到这里,我就心里特别悲哀,我想我这么努力的学习各种康复,我才二十几岁,难道就要这么离开人世了吗?两个老人念完就说阿们,然后送给我一本圣经,我才知道他们是基督徒。原来他们看到我年纪轻轻,伤得这么严重,就跪着跟上帝祷告,求上帝帮助我。他们送我一本圣经,我就打开看,从创世纪第一章一直看到50章,我觉得圣经很有意思,上帝创造了天地,又创造了很多英雄美女,亚伯拉罕、雅各、以撒、约瑟、利百加、撒拉等等。看完一遍又从头看一遍,就这样在没信主前,把圣经的创世纪看了三遍,就是没出过埃及。

有一天,我的老板娘就跟我讲:“和成,你不能每天躺在那里抽烟、喝酒、吃槟榔、看电视。你的人生就这么过了吗?你要不要学一技之长。”我心想,像我这样的人还能学习一技之长?我的人生不就是这样过了吗?一辈子在安养院里度过了吗?我就很开心的答应了。于是我去见了新店“友好复健技艺社”的社长,我本来想学习刻章,我想那个比较简单,我可以。但社长人很好,他告诉我,他们现在开设一个电脑班,让我去学习电脑比较有前途。25年前,电脑才刚刚开始,都是大学生学的,我只有国中毕业,26个字母分开,我认得,放在一起我就不认识了。我跟社长说:“你让我这双手拿刀、拿枪,我可以,让我学电脑,我恐怕不行吧!”但我想我下半辈子就靠这双手养活自己了,我决定要学一门技艺,于是我开始认真学习电脑。我学得很认真,第二年就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在康复技艺学院毕业了。院长看我可怜,就让我在电脑班当老师。

我就开始教同学学习电脑,我在教学生的时候就认识一位温妈妈后来人称“监狱之母”的温妈妈──温杨梅英。她是个基督徒,是个印尼华侨嫁到台湾来,她非常有爱心。她每周三晚上都会来技艺社教小朋友唱诗歌。七点钟开始,她每次六点就来了,还带来一大锅的牛肉面或者牛肉饭。每次牛肉都特别多,特别大块,吃起来非常过瘾。我每次都是早早的去吃完面,就要赶紧溜。因为她总是要拉着我跟我说:“耶稣爱你!”后来我一听到耶稣,就一个头两个大,就跟她说:“你不要跟我说耶稣,我也不跟你谈关公,我们尊重彼此的信仰!”

她们唱的诗歌都是缓缓的慢慢的,听起来没有一点激情。我听着很难受,于是我就去买两个喇叭放在床头,再去买一碟CD,每次她们唱诗歌,我就放“酒后的心声”放的很大声,盖过她们的声音。那一天,依旧是星期三晚上七点半左右,从地下室入口经过,听到一阵感人又扎心的诗歌旋律。不禁流下懂事以来第一滴眼泪。你尝试过主耶稣用的宝血洗净罪人的罪的感受吗?就是这种滋味,手扶着墙壁,哭得半死。以前喜欢弹吉他,但受伤后就不弹了,已经残废,女朋友离开了,还弹什么吉他呢!但这首诗歌实在带着极大冲激与震撼,在心中起了波浪。快速将尘封己久的烂琴拿出来擦干净,用唯一懂得的和弦轻轻奏起,吟着、唸着、唱着,涕泪纵横,不停地飚,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渐渐地,我爱上了诗歌,那富有生命力、温柔的乐音带我进入内心深处,看到自己的丑陋及污秽,我的心像被洗涤过一般,干干净净的感觉,那一刻,我的心都融化了。我打架斗殴、从楼上摔伤都没流一滴眼泪,但我每次弹这首诗歌都要哭。这首诗歌叫:《奇妙的双手》!

不久,教会在阳明山岭头山庄举办退休会,温伯伯和温妈妈带我去参加。特会讲员是一位英国女人——洁凯.白兰奇。分享上帝呼召带领她,藉耶稣复活的大能以福音帮助吸毒者戒毒重生。一个二十岁花样年华的女孩子,从英国远渡香港到暗巷里,去爱那群跟她没有关系,人见人怕的吸毒者,听到这样感人的见证,我的心再次被融化了。

后来温妈妈就带我去教堂聚会,给诗班弹吉他。我去教会慕道12个礼拜之后,当牧师问我要不要受洗时,我就决定受洗了,因为我觉得弟兄姐妹很有爱心,很有耐心,对于我这个残障人士特别关心、爱护,而且很有素质,不像我之前在社会上认识的那些人,我受伤以后全部都跑光了,所以我要受洗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我受洗以后看到一段经文:我已经和基督同钉十字架,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2:20)。我非常的感动!我这么一个破破烂烂的人既然成了一个新造的人。

我之前很自卑,推轮椅都是头低低的,觉得很不好意思,轮椅边还挂着一个尿袋,见到人就很不好意思!但主跟我说:“耶和华是你的荣耀,是你四围的盾牌,又是叫你抬起头来的上帝。”我就学会抬起头来,推轮椅就不再头低低的。提着尿袋向前走,不再害怕,于是开始了宣教的路程。

神让我学会饶恕。我之前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让我遇到那个把我推下楼的兄弟,我要拿一把枪要么从他的右脑打穿到左脑,要么从他的心脏打进去。你们知道,我之前对他有多好吗?他被人打,我就帮他打回来,他在外面有事,无论多晚,我都出去帮他。很多时候,我都被打的受伤很重回来,但是我都甘愿,只要我的朋友不受伤,但我却在我最好的拜把兄弟手下成为一个终身坐轮椅,下半身瘫痪的终身残障者。我心里实在没有办法原谅他,我每天都在等待机会,不要让我遇到他,我一定让他死得很惨。我去教会,牧师跟我说,要我原谅我的仇敌,我就把牧师当做我的仇敌。原谅我的仇敌,这牧师是不是脑袋坏掉了。我去教会至少有10次,我不跟这个牧师讲话。我读圣经,圣经说我们要饶恕对我们有过犯的人。我就把圣经恭恭敬敬盖好,放着,一个礼拜不敢看圣经。有一天,我就跟神祷告说:主啊!我很恨我的朋友,我没有办法原谅他,可是祢说,我们彼此不饶恕,就如同各自在监狱里面一样。求你帮助我。后来我认识菊梅,她就带我一起去跟我朋友说:“耶稣基督叫我来饶恕你,我饶恕你了,你现在没有欠我什么。”他当初如果按照法律规定要赔偿我240万,要去监狱关8年。但我却跟他说:“我饶恕你了,你钱也不用还我,耶稣爱你,有时间到教会去走一走。一句:“你不用还我,耶稣爱你!”240万就没了。但我信主以后,我每天比得到240万还要开心。

弟兄姐妹的爱我去的一家教会只有二十几个人聚会,但弟兄姐妹都对我很好!虽然教会在一楼,但有四五个阶梯,我每天下班回来,弟兄就把我背上去,姐妹就从楼上拿饭下来给我吃。每次都是满满一碗,有鱼有肉。有一天周六,弟兄就背我一起到楼上用餐,我看到菜不多,以为只有三个人吃饭,结果那些菜是11个人的份,我很惊讶!为什么平常我的饭菜那么丰盛,我就问弟兄他们每天都这么吃的嘛?他说是的,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弟兄安慰我说:和成兄你不要难过,你现在是恢复时期,需要营养,所以要吃好一些。弟兄姐妹的爱就是这样,完全的付出。我第一次听到他们称呼我和成弟兄时,我眼泪掉下来,我想到我曾经称兄道弟的那些兄弟,他们去医院看我,看我废人一个躺在那里,我下半身没知觉,大便拉出来自己不知道,他们闻到味道很臭,都跑了,一个个离我远去,我的人生走到最低谷,走到终点,无路可走的时候,弟兄姐妹跟我说,没有人要你,我们要你。

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不仅爱我,他们也爱宝岛对面的同胞,他们经常去大陆传福音,但由于政府关系,有时候去大陆传福音会受到逼迫,我就常常为他们祷告,求主帮助他们平安的去,平安的归来,我跟神祷告说:我这条命是神赐给我的,如果有一天神愿意使用我这个破碎的身躯,让我有福分去大陆传福音,我一定要去,就这样怀揣着去大陆传福音的梦想,默默等待着。

诗歌宣教的旅程一九九四年,一个冬天夜里,被一首旋律感动,看不懂乐谱的我,拿起吉他唱出“有一种爱像那夏虫永长鸣,春蚕吐丝吐不尽,有一个声音,催促我要勇敢前行,圣灵在前引导我的心,迈开步伐向耶路撒冷,风霜雪雨意志更坚定,我要传扬传扬主的名,誓要得胜在神的国度里,我带着使命向前走,要唤醒沉睡的中国,纵然流血的时候,我也永远不回头,我带着异象向前走,要看到宣教的中国,将福音传遍世界每个角落。”我唱给弟兄听后,他们带到大陆去,后来也传到各华人教会。和以前不同的是,拿刀枪的手,竟变成拿吉他、写诗歌。在圣灵带领下和成创作《宣教的中国》,上帝的心意要使中国成为宣教的国家,将福音传遍世界每个角落。至今出版三片诗歌辑,《宣教的中国》、《基督的旗舰》、《中国向前走》、《相约在主里》。

从未想过,像我这样的人也可以结婚。一次,诗歌分享后,一位姊妹很友善地问我:“林大哥,请问你喜欢吃甚么?”隔天她就买了一只乌骨鸡到我家煮给我吃。她来一、二次,我很感动,就喜欢她;煮了三、四次,就爱上她。上帝创造人真是奇妙,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愈想愈多。我觉得,这位女孩如果有一天真嫁给我作太太,她会幸福吗?会快乐吗?非但不会,极有可能痛苦一辈子,愈想愈为她舍不得,也很灰心。当初,教会来了两位新来的先生,对李姊妹也有意,也正奋力追求。我就向主耶稣祷告,求主为这位有爱心的姊妹预备,能嫁给二位帅哥其中之一,将来吃好、穿好、过好日子。因为我这种破铜烂铁跟他们竞争一定会输,而且我已经残障,这辈子也没结婚的打算。求主耶稣赐福给姊妹,赐她一生幸福美满,求主成全。没想到,我这样祷告,过了二个礼拜,就再也没见到这两位先生了。她说要嫁给我,我也高兴得差一点昏倒。若非祂的恩惠,我早已丧胆。

未靠车,也无靠马,主耶稣施恩给不配的我,为软弱的我预备,让我娶到爱我的女人,真感谢主。

2000年,我与相识十年相恋八年的李菊梅在教堂举行婚礼,祂赐给我最好的女人,她从于会看不起我,她不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却是我心中最闪亮的星星。主耶稣在圣经中提醒我:“你摆设筵席,到城里大街小巷,领那贫穷的、残废的、瞎眼的、瘸腿的来坐席。”于是,主感动艋舺活水泉教会吴牧师,在我的婚礼中带来了一群不一样的朋友——“台北街头游民“。他们将我当成好朋友,在婚礼中祝福我,朋友们准时参加,结束离开。让我难过的是,他们并没有留下来让我请吃一顿饭,纵然是衣衫破旧,居无定所的人称“流浪汉“,诚然展现出人穷志不穷的“骨气”与朋友相交之“义气”。

以前,一人追赶千人,如今,二人追赶万人,与妻子国内外诗歌见证分享,共证主恩。并非我有多爱主,一切是祂的慈爱与怜悯;因为,祂救我,信耶稣。跟随主是“宣教”的开始,除非知道十字架是祂儿女的荣耀,否则你不明白神的作为。只有在宣教的过程中我们才会亲眼看见神,神的旨意没有人能够拦阻。近廿年来,福音在苦难的中国开始发芽,圣灵带领我写下诗歌“宣教的中国”,就是祂有话要对华人说。主后二千年的今天中国起来向世界宣教。将来,福音要从中国传回耶路撒冷,一定要经过广大的回教国家,这是一个相当巨大艰难的任务。因为福音不只路过而已,是要传进回教徒的心,而回教徒对他们的信仰是如死之坚定。

相信未来将会有更多爱主的基督徒前仆后继,肩负起传耶稣神圣之使命,为福音前行。圣灵在前引导我们的心,为宣教打那美好的仗,求主给我们大卫面对歌利亚的心志,刚强壮胆,带着主的使命向前走。虽然我们生长在这恩典的时代,感谢主!叫我知道我的日子不多,因此,我要赶紧起来传扬主爱,为福音奔走。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