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搬家公司联盟

台湾为什么不禁摩?

微阅志 2019-03-13 07:07:49


随着参访团到了台湾几天,最大的印象就是台湾城市里的摩托真是多。


不止在乡下地方是如此,就算在台湾最繁华的三个大都市台北、台中、高雄更是如此。街上停满了摩托,甚至到了令人寸步难行的地步。


而马路上甚至满是摩托在争道,每一个路口在停等红灯时,总是有一大群的摩托等在车阵前,一转绿灯,马上蜂涌而出。最引人注目的是,连排气量大的街车也混杂其中。


这不禁令人感到好奇,为什么台湾的城市不禁摩。禁摩的好处显而易见,对于都市的景观与文明、交通的安全顺畅是有极大帮助的。


只是这个问题一直存在我心中,在繁忙的参访行程中一直没有机会好好与台湾的朋友坐下来深谈。直到参访行程快结束时,在台中丘逢甲大学与几个教授一同坐谈时,才问出了我心中的问题。 



其中一名任职于都市设计系的林教授反而大惑不解的反问我,为什么要禁摩,怎么可以禁摩。林教授说摩托是一种很便利的交通工具,最重要的是很便宜,台湾一个工人或刚毕业的大学生,花一个月的薪水就能买一部最阳春的车型。


骑摩托的当然都是经济能力较不好的人,如果禁了,他们的生计可怎么办?


对他们来说,摩托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他们靠这部摩托上班上工的,不能说禁就禁。接着林教授就回忆起他年轻时,还在读研究院时,如何骑着他买来的二手摩托在台北市四处兼职当家庭教师,筹足学费,最后让自己这个农村子弟顺利完成学业,如果没有他那辆摩托,他大概无法完成学业吧。




 几个教授也都谈到这自己年轻时骑摩托上班工作的经历,甚至其中有一个方教授一直到今天还骑摩托上下班,方教授说摩托便利,他家离学校不过五分钟路程,如果开车那才麻烦,骑摩托方便,他家中就有三辆摩托,分别是教授自己一辆,老婆一辆、也已经读大学的小孩一辆。


方教授说他的老婆任职于地方上的小学,他们小学的教师骑摩托的也是很多,并不是没有钱买车,只是因为路程近,图个方便罢了。


方教授说台湾一般的家庭里像他们家一样,拥有三辆摩托的比比皆是,像小孩上了大学,通常也会买一辆。台湾一辆新摩托的的价钱大约就是一万元人民币,随车种好坏略有上下,一般的工薪阶级都买的起,大学生暑假兼一份工也能存到这个钱,所以在大学里几乎也是一人一辆的。 




 那我就问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城市的景观被无所不在的摩托所破坏,禁摩难道不是文明都市都会做的吗?


况且摩托污染啊,对都市的空气不好。这时林教授说政府不能因为要打造一个「看起来」好的城市就枉顾社会百姓的需求。都市看来乱,不是人民的责任,是政府规划管理的不好。


叫社会底层的百姓不要骑摩托不是治本的办法,那是锯箭疗法,以他本身都市规划的专业,他完全不能同意。


林教授又说如果政府能够提出并兴建完善的大众交通系统让大家都乐意搭公车还是地铁上班,那禁摩也许还有几分道理,但是在还没有做到这一步时禁摩,无疑是剥夺了人民的交通权上,试想还买不能车,但是又要到远方工作的工人或刚毕业的大学生们,要怎么办呢?


这时另一名教公共行政的陈教授笑着说了,在台湾那一个市长敢禁摩,那他的政治生命就完了,看看路上满街跑的摩托,那上面载着的是一张张的选票啊。 




最后这名说笑的陈教授说了一件事,让我感触良多。


陈教授说在台湾摆个小摊,只要不占道、不卖吃了会拉稀的食物,基本上没有人管。


像他们任教的丘逢甲大学外头就是台湾中部有名的摊贩一条街,晚上那是满满的摊贩在经营。公安基本只会抓占道的,抓到一次却也只罚点小钱。


陈教授说,一个失业的工人,与其让政府每个月花钱去求济他,不如让他上街摆个小摊,做点小生意,一家的温饱的就有了保障。


小孩上公立学校的钱一学期是不到二千元人民币的、缴纳医疗健康保险的钱一个月大概要二百元人民币,一个经营还不算太差的小摊是可以维持的。


陈教授说就公共行政上的学术理论来说,执法上也是要讲究「比例原则」的,对于社会的底层要多些宽容,摆小摊的、做小生意的、骑摩托的多是社会上经济能力较差的,执法就是宽松一点。


有些事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好过让他们没有了谋生能力而要全靠政府救助。但是对于大企业、政府官员就要执法从严,逃税一元,贪污一元也要追究。



就在与这些教授结束座谈后,同团的人都有很深的感触。我这才发现所谓的「法律平等」不是真正的平等。


执法原来还有所谓的「比例原则」,特别这四个字是从一辈子钻研公共行政的老教授口中说出来,更是令人感到印象深刻,原来所谓执法的「情、理、法」是存在的。


当我们强调要依法行政、建构文明社会时,是否忘了什么是「比例原则」,忘了法律要优先照顾社会上的弱势呢? 


文章来源:天涯社区 http://t.cn/RqyfvMI,原题为《台湾教授谈为什幺台湾不禁摩》,发表于2008年10月18日。图片来自:民生茶馆(mscg1410

——————————————————————————————————

延伸阅读:深圳究竟发什么疯?

文:蔡慎坤 来源:蔡慎坤(ID:cskun1989


作者:蔡慎坤


深圳这个一度自诩最自由最开放的城市,如今却像中了恶魔一样,对弱势群体的排斥蔑视和打压,己经让深圳走上了一条不归的邪路。


最近几天深圳禁行电动三轮车,一些快递员被抓,大量快递员辞职。送快递的,只好拉着人力板车走街进巷,这样一幕看来如同荒诞戏,辛辛苦苦的快递员成为最悲壮的群体,车被扣,人被抓,新闻里有快递员疾呼——“我只是送个快递的,凭什么抓我!”更令人气愤的是,深圳官方开出大赏,凡查扣一辆三车拘留一人,奖励500元!这还是全国人民曾经向往的深圳吗?


快递行业的发展,实际上方便了每一个深圳人,而政府考虑过,打掉电动三轮车,快递靠什么来配送,靠人力板车岂不更是有损深圳光鲜的城市形象?靠小汽车更不现实,既增加了物流成本,也加大了道路拥堵,不知道深圳的决策者是出于什么考虑?


如果说治理电动三轮车是出于安全考虑,那么小汽车也不安全,全国道路交通死亡案例,至少有一半是小汽车所为。2015年深圳上报道路交通事故1150起,死亡431人,涉及摩托电动车的死亡数为41人,从比例看,只占交通死亡人数10%左右。全深圳电动车加起来400多万辆,而汽车只有320万辆。


深圳发疯的还有房价,今年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5年12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显示,房价涨幅最高的城市仍是领涨全国房价13个月之久的深圳,比2014年同期相比暴涨47.5%。2016年3月,深圳新房成交均价环比上涨3.94%至每平方49989元。


深圳房价暴涨五成,对于深圳拥有多套住宅的老住民来说,意味着财富暴增,而对于那些还在为房子打拚的年轻人来说,则是一场灾难!当房价已经涨得足以让无房人绝望的地步,尤其是在对比了一套住房和自己的年收入之后,许多人都会立刻产生痛不欲生的感觉。


2015年,深圳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4633.30元,比上年名义增长9.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7%。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2359.20元,同比增长12.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8%。这样的收入水平,相望绝大多数无房者只能望房兴叹!


2015年,中国GDP增长6.9%,深圳GDP增长也只有8.9%,主要数据都是靠房价暴涨所支撑,无论是实体经济、社会消费、资本市场、科技创新、出口贸易都是暗淡无光,当一个地区靠房价暴涨来维持经济增长,这个地区曾经有过的辉煌也将成为过眼云烟,深圳房价一年暴涨五成的恶果将很快显现,深圳曾以为傲的人才红利也将消失。


年轻人才本是深圳发展的主力军,他们拥有高学历、敢于创新、敢于挑战传统,对生活与事业怀揣梦想。如果在深圳,即使通过努力打拚,也根本买不起房,在这个城市找不到归属,常年处于租房、搬家、漂泊的状况,这样的城市还有什么未来还有什么魅力?从一个国家的发展趋势来看,高地价高房价危害深远,不仅阻碍经济可持续发展,透支未来经济发展空间,更重要的是,随着家庭负担的不断增长,公众的幸福指数也将日趋减少。


去年年末,深圳两个工业园区几乎被人造“山谷”垮塌抹去,数十栋大楼被瞬间吞噬,人造“山谷”海拔有185米,与海拔仅30米的工业园区有约150米的高差。工业园和城中村靠在一起,被吞没的还有一部分城中村。在工业园区外靠近山体一侧,还有众多棚户区,不少外来人口在此从事废品收购等业务。



山是人工堆土造出的“山”,城是飞奔向现代硅谷的“城”。百米渣土,一朝倾覆。无须大雨滂沱,不必最后一根稻草,风险如灾难片般不期而至。从深圳灾难现场图片来看,那些己成虚墟的大楼,薄如蝉翼!这些房子是谁投资谁承建?又是谁选址谁批准?香港也有很多房子是依山而建或建在山上,从未发生过如此惨烈的悲剧,而深圳却是多次发生。


国家安监总局的调查已经认定,这是一次重大的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直接原因是建设者和经营者没有对渣土受纳场修建倒排体系,并且这个受纳场原来是有大量积水,没有排出就加载垃圾、泥土。同时受纳场附近还有小泉子,加上天气降水,使受纳场含水量超过负荷。之后又超量填渣土,在重力作用下,最后使受纳场的泥土渣土形成了滑动,并且地形本身南高北低,大量渣土在滑动层和重力推动下,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然而,如此重大的人为灾难过去数月,深圳书记市长均安然无恙,问责机制在这个号称以体制见长的特区为何也失灵了?谁为哪些无辜的死难者担责?

一个城市的发展,不仅仅是光鲜的外表,而是每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都能找到生存的空间,都能够活出尊严,深圳这个一度自诩最自由最开放的城市,为什么离这些最基本的人权也渐行渐远?

文章来源:天涯社区 http://t.cn/RqyfvMI,原题为《台湾教授谈为什幺台湾不禁摩》,发表于2008年10月18日。图片来自:民生茶馆(mscg1410


Copyright © 深圳搬家公司联盟@2017